文化   >   书论

从围棋看中国人的思维与决策

作者:周加利
2018-02-07 16:06:30
分享

 从围棋看中国人的思维与决策
 《宇宙之道,就在围棋》,图片来源:知中编辑部

 

围棋,这一古老的棋,对中国人有着重要的影响,以至于围棋发明几千年后今天,人们仍旧喜欢用“世事如棋局局新”来比喻那些不可捉摸的世事。沈约曾在《棋品·序》中说围棋能够让我们“体希微之趣,奇正之情,静则合道,动必变,若夫入神造极之灵,经武纬文之德”。一棋局,能让我们有经天纬地、运筹帷幄之感蕴藏其中的步法规律也能影响、映射出我们对世间事的看法。

 

围棋与战略决策

中国与西方的战略决策截然不同。西方流行国际象棋,每个棋子有不同的角色功能,其最终目标是全胜,把对方彻底死。对弈之时,双方都在努力消耗对方实力,步步紧逼,寸步不让,最终取胜关键可能在于其中的一对比一下不难发现,国际象棋的这种棋局模式,跟第一次大战时欧洲各国表现其实有相类似的地方双方都投入大量兵力,互相消耗而在战况紧张的地方,双方僵持不动、寸步不让。

虽然中国象棋与此也有点儿相类似,不过更为战略家们推崇的棋类却是围棋。围棋之中,子与子之间的角色功能没有差别,双方轮流在棋盘上下子,占据有利地点,最终包围吃掉对方的子。在棋盘的各处,都有争夺和厮杀。棋盘上的每落子,都有可能让对弈双方实力出现巨大变化对弈双方彼消此长关系。对弈过程中,棋手们既要确保自己的战略计划能够实施,同时要正确应对对手的棋子。最终终盘的时候,在外行人看来,棋盘上简直是“一片狼藉”,双方的战线犬牙交错根本说不出谁胜谁负。胜负双方所包围的面积常常也只是有微弱的差别而已。

国际象棋讲究 “重心”以及“关键点”,围棋“战略包围”国际象棋在意的是棋局的最后谁能大获全胜,而围棋注重积累小胜求最终胜利国际象棋喜欢速战速决,围棋往往是持久战国际象棋双方的棋子都在棋盘上,对方的兵力也一目了然,而围棋除了要应对现时的形势,还要顾及对方的“后手”。因此,围棋来说,吃子占地固然重要但是眼光不能单单局限于现今的棋局,更要有预判性,要以长远的眼光来考虑整盘棋局

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后世的战略家们发现,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一蹴而就得到解决。正如从春秋战国时期开始,经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直至,来自北方游牧民族的威胁便一直存在。从霍去病、卫青抗击匈奴到岳飞图收复燕云十六州再到试图击败人的崇祯皇帝,中原朝廷北方游牧民族的矛盾一直如影随形,不管多“穷兵黩武”,也无法完全消除。来自北方草原的威胁,犹如离离原上草”“春风吹又生,不断证实着这一观点。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万物相生相克,互相依存,正如围棋黑白二子,阴阳相生。在漫长历史之中,不存在绝对的安宁安宁之中,必有不安宁。

西方各国为偏爱决战”“决胜”类的策略,侧重英雄主义,取得最终的胜果,国际象棋中战车、马等棋子的厮杀可称得上这一心理的完美反映。而中国的漫长历史教训,人们形成了那么急于追求短期性胜利的思维习惯,更倾向于采取计谋以及迂回的策略,正如棋盘上迂回的战线一样,在一个个子落下的过程之中,慢慢积累取胜的优势。

 

围棋与“势”

中国著名的战略思想家孙武在《孙子兵法》中单列一篇来讲解“势”,而在西方的军事学中,没有“势”的概念。“势”指的是战略发展趋势和演变的形式中蕴含的“潜能”。在各种战略因素的特定组合和以及发展趋势之中,蕴含一种巨大的能量——“势”。 

“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的观点中,一位成功的将领会耐心等待,积累优势,避开敌人的锋芒,仔细观察战略形势的变化一旦“势”对己有利,便会顺势而下,获得优势甚至是胜利。 

围棋中也特别强调对把握,谋势、造势、是对弈过程中的常见手段。围棋的“势”分为四种:态势外势气势趋势。态势是一种战略环境,使对手感到威胁、受到制约己方行动顺畅;外势比较重要,它指的是外线作战、攻城略地的攻势,旨在夺取控制权;气势,指的是心理上影响对手;趋势潜能逐步释放的过程。 

围棋每落下一子,都会导致“势”变化,并在一步步的变化中,积累自己的优势。这一点跟孙子的“势”理论相合。同样,态势外势气势趋势也在战略和战术行动上有所对应。可以说人们使用围棋博弈开始,围棋的战术就“势”联系一起了。理解中国人战略战术中的“势”,就要了解围棋。而要下好围棋,不能拘泥于范围厮杀而要把握好整体的变化。 

一个出色的棋手、出色的战略家,一定是谋势造势用势,顺势而下以达到自己目标的高手。想要理解中国人思维,也需要了解“势”。

 

围棋与大局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这是存在于中国人性格中的大局观。古代时,在中央集权政府长期统治让许多人都习惯“大局”二字。有了“大局”二字在手,就像有了尚方宝剑一般能让人噤声,从这个侧面能够窥见大局对国人的重要性。 

大局观对于实现利益最大化无疑是有好处的。在决策、思考问题时,考虑大局,就是考虑整体的系统,考虑一个长的时间段内的各种可能。换一种说法,大局观也是一种系统科学。因为它从系统的角度观察研究客观世界

围棋也与大局观息息相关。下围棋一定要照应全局,围棋博弈是一系列战役战斗相连、组合而成的一场全局性博弈。全局利益高于一切,棋中说“急所于大”,指的就是大局看,攸关变化往往比占领大片场地更为重要。这种体会,没有大局是做不到的。初学者往往只会吃子,看到大片的场地可供占领,就完全看不到其他了。 

然而,正如《棋经十三篇》所说的那样:持重而廉者多得,轻易而贪者多丧。不争而自保者多胜,务杀而不顾者多败。”一吃子,只顾眼前小利,缺少大局观,无论是围棋层面、个人决策层面还是国家决策层面,都一定得到理想的结果。

 

围棋理解中国 

基辛格《论中国》中多次提及围棋这一古老的棋运动。基辛格认为,中国的许多行为在西方看来十分怪异不合常理但是如果从围棋的角度进行分析,就会变得一目了然从围棋来看中国的行事逻辑,可以更好地理解中国的战略意图。

在中国与苏联以及美国的冲突中中国政府也曾旗帜鲜明提出“防止战略包围”这一源自围棋的概念,并以此看待中国面临的威胁。美苏两大阵营都曾觉得在冷战的头30年,中国的许多军事行动令人匪夷所思,诸如在朝鲜半岛与西方世界“联合国军”争战,在喜马拉雅山脉与印度交锋,甚至在乌苏里江畔与苏联直接发生冲突但如果从围棋的角度看,好理解了。其实无论对方来自哪个意识形态阵营,只要中国意识到对方在自己周边布下了太多“棋子”,就一定会采取行动,以图冲破包围。

中国毫无畏惧参加朝鲜战争,苏联陈兵百万威胁的时候还能对越自卫作战。乍看像在以小博大,但是在更深的层面上,却都是出于自己国家周边力量形势的长期考量。这种长期考量远远比眼前的力量平衡更加重要。

《论中国》中介绍了一个案例。拿朝鲜战争来美国在出兵干预朝鲜前,中国并没有明显的参战意图。但是,美国派出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实行两岸“中立化”之后形势发生了变化,中国在这盘“和大局都到了严重的影响。美国出兵朝鲜,是一枚棋子,美国舰队进入台湾海峡,也是一枚棋子,两枚棋子的配合,无疑是对中国的一种包围,这也是深受围棋文化浸染的中国最为担心的结果。美国国防部、国务院做了许多研究来推测中国是否会出兵朝鲜半岛,但到头来都不如从围棋的角度进行考虑更为直观。在中国政府看来,绝对不会允许围绕自己包围圈形成

除了避免被包围,中国也尝试在棋盘空地上下棋。《美台共同防御条约》195412签署后,中国政府也开始在条约中的空地落子。19551中国人民解放军登陆台湾海峡的一江山岛和大陈岛,这两个岛在一个月前签署的条约中没有具体覆盖。可用的空地上尽量落子保证自己的战略空间,也是中国的一种围棋思维的体现。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研究中国多年的基辛格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围棋角度理解自己。

 在围棋中,可找到一切的缘起。黑白子之间,蕴含了太多我们先辈的思考。成书于宋棋诀《棋经十三篇》都提到“棋者,同于用兵”之意。布置、侵凌、用战、取舍,现实步步合乎棋理,棋盘步步映射现实。陪伴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围棋,没有过时。直到今天人们还对“第一岛链”等耿耿于怀,围棋对人们思维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世事如棋,我们用围棋思维看待世间事;棋如世事,我们也在世事变幻中体悟棋。二者交织,欲辨已忘言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