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燕登《BQ》封面 坦言对爱情很宿命(组图)

江一燕登《BQ》封面 坦言对爱情很宿命(组图)

玩转复古风

BQ:看来这次拍摄正应了你的工作方式:边拍边看。视野的开拓于一个演员来说亦是种积累,这样会让未来的工作更游刃有余。

J:对,一味的跟着人群的节奏,跟着世界的节奏走,我会失去自己,但是我也不能顽固的保守自己,所以我现在要学习和做的就是平衡。我给自己的时间都是一半一半的,快的时候快,慢的时候慢,快有快的好处,慢有慢的好处,像有的人喜欢走高速,有的人喜欢走林间小路,一个有速度,一个看到更多的风景,对我来说后者更美好,可能我走的慢一些。但是我内心积累的东西不会比别人少,所以我还是以自己的方式去行走吧!很多东西我可以放弃,在这个圈子里,在节奏这么快的时候,适量的放弃也是一种前进。

喜欢跳进跳出 享受一个人在路上的流浪

江一燕生长在绍兴,初中的时候她迷上了三毛,一个女孩子背着包环游世界对她来说是一个梦,恰好那时北京舞蹈学院招生,为了流浪的生活,她报了名并幸运的被选中。舞蹈学院毕业后,有唱片公司和她签约出唱片,不过为了圆大学梦,她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只因离她初恋男友家更近,她选择了北京电影学院。她说在别人看来很大的一个决定,于她来说都是很简单的就做了选择。她是感性的,喜欢用文字和音乐表达自己,字里行间无不透着南方梅雨天气的伤感和阴暗。

BQ:你的个性和气质常被定位为“文艺女青年”,也很契合时下很IN的“小清新”,你认可这种评价吗?

J:很多人都这样叫我,可能我表现的和我喜欢的符合大家脑海中对于这类称呼的概念,比如说我玩吉他,玩相机,喜欢穿棉麻的衣服,喜欢写一点伤感的文字,给人一点神秘感,一点距离感。“文艺女青年”在以前的概念中就是三四十年代中的新青年,这些女性更另类一些,她会一直摆脱社会给予的束缚。我的心是有点远离城市的,一半在这个圈子里,一半又不在,永远是跳进跳出的,我不能一直生活在城市里,永远生活在工作中,我想要回归田园生活中,享受一个人上路的流浪的感觉。

BQ:看了很多你的文字,字里行间透露着淡淡的忧伤,这是你真实心境的流露?

J:我在舞蹈学院写的东西,比现在的更极致,更灰暗,因为我那时候喜欢的女性作家,像陈染,虹影都是特别忧伤和叛逆的。我记得在舞蹈学院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当时老师看完都震惊了,他给我的评语是:没有想到十五六岁的你能够写出这样的文字,这么有力量,但是我希望你这个年纪应该更阳光一点,那个作业本我到现在都还留着。

舞蹈学院是我人生中成长的很快的阶段,刚刚离开父母,从很自我的状态,突然到了集体生活中,那时我像一直刺猬,总是防备着别人。但是经过了那四年之后,我变得好多了,而且找到了表达自己的方式,比如说接触到了表演、音乐、写作,让我把身体中很多不好的东西排解掉了,遇到困惑的时候,要用自己的心去面对,这种心灵的成长才是最坚固的。

BQ:这样看来写作是除了表演外,你的另外一种释放情绪的方式?

J:是的,有的时候穿着一件礼服,画上浓妆的时候,我会控制不住的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也是我觉得比较无奈的一件事情。只有完全卸了妆,或者在路上行走的时候,我觉得那才是真实的我,也是我想表达给别人的一个我,博客是一个蛮好的朋友,我可以把最真实的东西都给它。几天前我特别好的同学给我发信息说每次看我的微博都很舒服,觉得我的心态很好,我想如果我的东西要给所有的人看的时候,我希望传递的是正面的能量。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 袁贺娟 标签: bq 混搭 宿命 童话爱情 处女座 
 
 
 
 
 

延伸阅读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