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燕登《BQ》封面 坦言对爱情很宿命(组图)

江一燕登《BQ》封面 坦言对爱情很宿命(组图)

清新可爱

BQ:有没有问自己,这种孤独感和不安全感源自哪儿?

J:我的同事说我是水命,缺木,很多时候太软,性格也是。不过我的软绝对不是软弱,如果真的心里不服气的话,我也可以很有力量,可能是因为我信佛吧,心软,因此失去很多机会,当别人和我竞争的时候,我就会想既然他这么喜欢,就让给他吧。我不能接受太多的负能量,现在也正在培养佛教中讲究的“无情绪”,你可能会伤感,同情,但是你不能被他左右,不能被带走。

BQ:今年有没有“一个人去流浪”的计划?

J:七月份我主演的话剧《七月与安生》要在全国巡演,我马上要投入到排练中了,这是我第一次演话剧,对于话剧我处于完全未知的状态,只能用最真实的感情去投入,我确确实实喜欢《七月与安生》,她们像我,我也像她们,我觉得我们一定能很好的融合。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遇见七月或安生吧。她们是截然不同的白色与黑色,她们又仿若同一个女孩。这个夏天,她们是我的舞台。

我一直觉得表演是偏内向的我一个很好的出口,生活里我改变不了自己的个性,所以我喜欢在角色中放弃本我的顽固,可以不淑女,可以反叛,可以欺负人,换句话讲,我把职业当爱好,名利于我很淡泊。我只做自己有兴趣的事,演有激情的角色。我没给自己定位,也不希望观众给我定位。 ”

BQ:第一次演话剧,现在的心情会有些忐忑吗?

J:我从不会想作品的结果是什么样子的,一路上看到的风景,遇到的人,给我的感悟是最重要的。我不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现在有能量表现,就争取做到最好,要是我没有能量努力去工作的话,我就要给自己放假了,我想把世界走遍了,想去法国的乡村,普罗旺斯,还想重游罗马。

BQ:也许是前一阵子你太低调了,所以显得这段时间很“高调”。你怎么界定两种工作状态?

J:有的时候太低调了,别人会轻看你的价值,心里会不服,所以要证明自己,低调证明自己的价值吧,所以我一直爬。前几天大姨给我打个电话,她说“以后像《四大名捕》这样的戏你不要接了,不要这样熬夜了,对身体不好的”。虽然嘴上说不出很多感谢她的话,但是我心里真的很温暖,家人真的不要求我有什么成绩,他们关心的是我的身体,希望我每天开开心心的,有的时候我的努力是想做给他们看的。在我最难受的时候我妈妈就和我说“没关系啊,就算在这里再不好,你也可以回家,回家后我们一样可以很好”,不过既然已经在外面了,我觉得还是要做出一点成绩的。

统筹/本刊首席记者 王江月 文/实习记者 梁鑫 摄影/本刊记者王坤 服装编辑/刘玉造型/唐子昕(东田造型)场地/阿佳摄影

来源: 新浪娱乐 编辑:小佳噜啦啦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 袁贺娟 标签: bq 混搭 宿命 童话爱情 处女座 
 
 
 
 
 

延伸阅读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