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燕登《BQ》封面 坦言对爱情很宿命(组图)

江一燕登《BQ》封面 坦言对爱情很宿命(组图)

混搭中性

BQ:很喜欢你写的一句话:“如果属相有第13,请允许她属鱼”,这是有感而发吗?

J:因为我好爱水,好喜欢游泳,我从小长在水边,小的时候每到夏天爸爸会带着我下水。我记得在北京买房子的时候,整个北京我都转遍了,最后我选的房子是因为前面有一条环城河,旁边是鲁迅文学院,所以我觉得不管我走到哪里,小时候的那些东西真的不会变,会影响我一生,我见到河就想跳下去,见到海就想去里面扑腾。有的时候泳池中没有人,我沉到水下去,突然没有声音了,很空,很静,那个感觉太美好了,而且我最喜欢的童话故事也是《美人鱼》。

我特别喜欢王小慧说的一句话: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的话,生活中有幸福是最好的,如果你是一个艺术家的话,生活中光有幸福一定是不够的。现在我想起来写歌最大量的时候,恰好是我人生中最痛苦,最低谷,最寂寞的时候,那时我有大量的灵感和欲望去冲破这些东西,现在不创作了不仅因为忙,而是又有另外的方式排解了。

BQ:除了文字和音乐,你还喜欢用相机记录自己和周遭,你的镜头更喜欢拍什么?

J:我喜欢拍的是平凡的人,但是对于一个女生来讲拍人文也是蛮残酷的。前一阵子去德国,我在地铁中看见了一个男人,可能他那天的心情不是很好,一张脸特别冷峻,地铁的玻璃窗上倒映了他的半张脸,我把这样的一个画面拍了下来,拍完之后他笑眯眯的朝我走过来,我想他是不是要说谢谢你给我照相之类的话,结果他笑着和我说“我不是一个物品”,突然一下子脸就沉下来了,当时我很尴尬。如果从摄影的角度来说,看到好的画面,我就会想扑捉下来,还有一次去山区,我拍了理发店的一个小理发师,我都听不懂他在讲什么,追着我就骂,所以作为一个人文的摄影师我觉得还是要付出很多的。

不给自己定位 戏里可以不淑女可以反叛可以欺负人

江一燕说,孩子的笑容是最美的,也是她最爱拍的东西,心中有梦想,即使在路上摔倒,也可以微笑着站起来。她和孩子学会了用乐观的心去面对一切,她希望每年都会有一段时间和他们呆在一块儿,“我是一个对孩子,对土地,对农民,对山村,对自然万物特别有情感的人,我喜欢光着脚踩泥土,所以我每隔一段时间都适时的给自己放个假,背着包去乡村走一走。”

BQ:虽然本性难移,但人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变,你如何拿捏“改变”和“坚守”的分寸?

J:每个人都经历了长大的过程,这种改变不是一两句话可以形容的,我之前是一个负能量挺重的人,忧郁、伤感,这是从小的个性,现在好多了。那天他们在做六一儿童节报道的时候,我就在回忆我的童年,我能想起来的就是我们的绍兴每天都在下雨,爸爸妈妈去上班了,把我一个人关在屋子里,我把两个小凳子拼在一起躺在上面,看着雨然后睡觉,有的时候我和自己说话,扮演各种角色,这就是我的童年,很孤独,我觉得这是80后很多人都会有的孤独感,不安全感。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 袁贺娟 标签: bq 混搭 宿命 童话爱情 处女座 
 
 
 
 
 

延伸阅读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