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文化   >  艺术

谭卓《如梦》再演青年顾香兰:不做文青也任性

谭卓《如梦》再演青年顾香兰:不做文青也任性

上周末,赖声川执导的话剧《如梦之梦》于北京保利剧院落下帷幕。这也是继《如梦》去年首演一年半后谭卓再度饰演青年顾香兰。

谭卓出道第一部电影就是娄烨的《春风沉醉的夜晚》,并一举入围戛纳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提名。如此高起点的她却没有与大家预想的一样继续走下去。此后她以制片人身份零片酬出演了独立电影《小荷》,入围威尼斯电影节。参加话剧《如梦之梦》的演出,也是谭卓从大银幕走上舞台的第一次尝试。戏中,顾香兰风华绝代,年轻时崭露头角,看上去冷酷有心机且美艳,但也有她纯真的一面,善良又渴望爱情,在谭卓看来,青年顾香兰在那个环境要生存很难,必须要有面对社会的生存能力。

在2013年第一次演出中,谭卓甚至有过一段抑郁、失眠的痛苦时光。“很长时间我总会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进入顾香兰的角色中痛苦挣扎。”如今,再度演绎这个角色,谭卓说她放松了不少,“这次演出我开始有了期待。”

再演《如梦》学会放手和努力,包括爱情

新京报:演《如梦》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谭卓:整个剧组就像一家人,我甚至觉得我们可以住在一间大房子里,每天也不用洗脸刷牙,起来就可以彩排。每一个人都好可爱,这些我都没有跟他们说过。我记得开始的时候我总是找不到顾香兰的感觉,金老师(主演金士杰)问我,你觉得她是什么星座?一下我就开窍了。可能我自己有时没那么放松,做人有点严肃,会很紧,这些也都在演《如梦》的过程中慢慢破解掉了。

新京报:再演《如梦之梦》和一年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谭卓:非常不一样,第一次我会有小小的恐惧和压力,因为我之前一直演电影,属于比较自然的表演,话剧也有自然的部分,但仍然存在戏剧特质,需要舞台张力。在我第一次演出时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找到从被束缚到解放的方式。中间这一年,我自己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这次演出我开始有期待了。

新京报:这一年你的变化在哪里?

谭卓:我过去是个非常分明的人,锐利、有棱角,这一年我逐渐知道,难得糊涂。今年我一个好朋友被人误会,她很委屈,想问出真相,我说你不要问,你知道的真相不一定是真相,你要做的就是从这件事中得到经验。那个时候我一瞬间明白,不要紧紧抓住不放。以前,我无法想象生命中会有这样的接纳。其实之前一路过来我没有太努力过,我命好。比如我要健身,以前年轻,皮肤紧绷,长得也不算差,很多倾慕你的人直接送上爱情,你只要考虑要或不要,稀里糊涂碰上很多机会,比如《如梦》《Hello!树先生》。今年我意识到,之前的一切好像我都是直接拿来的。

新京报: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你没太努力过?

谭卓:一个朋友说,你有没有想过,以前每段感情都是你先分手,我说那是因为我觉得不合适啊。这一年我发现其实不是,比如健身,短时间获得不了肌肉的力量,要付出很多时间、心思和耐性。包括感情,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痛苦或情感埋单。这段感情的结局,是不是能吸取经验到下一段。我以前是没有太努力过的,但我想到了40岁依然要有体态、穿漂亮的衣服,所以我现在要努力健身;我学英文是想未来有更大的朋友圈,而不是变成中年女人,只会遛遛狗买买包,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对感情也是,如果有个稳定关系的爱人,有个家庭,我会如何维系它,我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思考。

新京报:这些变化也都体现在了这次《如梦》的演出中?

谭卓:其实年轻版的顾香兰非常不好演,赖老师女儿也跟我聊,年轻部分要怎么演,她的台词很飞。每场戏都有极端的矛盾对立性,我也不是学表演出身。但这次我是在塑造人物,曾经的表演我都是凭借直觉。人是在不断地和自我斗争中,迎来新的自己。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薛天琪标签: 谭卓 如梦 顾香兰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心有余悸 祈祷
定格2014 四川非遗精品进京展开展
谁说汇率不关我们事:澳元下挫留学成本打折扣 亚航客机失联令国际航空业遭受重创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