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文谈

萨德侯爵惊惧了谁?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崔恬元 2015-02-02 14:39:08

萨德侯爵惊惧了谁? 

这位18世纪激进的浪荡之徒已在我们的文化中烙下了深刻的印记。他无所不在——但他为何还会令我们感到恐惧?贾森·法拉戈如是说。

1783年,被囚禁的萨德侯爵(Le Marquis de Sade)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杀了我,或者接受我,因为我不会作出任何改变。”对于这位18世纪最极端的作家来说,结局只能是这二者之一。11年的漫漫牢狱之灾,此时还只过去了一半;然而萨德是不可阻挡的,他不会为了摆脱禁狱之苦而放弃自己的原则,或是扭曲自己的品味。因为一旦背离了自身的真性情,哪怕只是一点,他就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如今萨德得以“重见天日”,但他依然受到人们的误解。不过2014年12月在巴黎举行的两场展览提供了一个新的契机,世人得以重新审视这位欧洲文化史上最具黑暗影响力的人物。巴黎奥赛博物馆在月底举行了名为“萨德:攻击太阳”的展览——这是一场规模宏大的展览秀:在这里,透过一面特殊的棱镜现代艺术史将会被重新解读,而这面棱镜就是萨德激进的文学作品。展览期间,巴黎书信手稿博物馆也推出了萨德的书信和作品展;展出的物品包括《索多玛120天》的手稿,这可是一部极其大胆而令人反胃的作品。这两场展览都能够启发观众去更加深入地思考萨德生活的时代,以及我们生活的时代;而他们会发现这两个时代是多么地相似。

18世纪孕育了两个孩子——法国和美国。然而即使是在法美,人们对于18世纪的认识都有些片面化,都有一定的欺骗性。启蒙运动点燃了理智、理性、科学和人文的火炬,但这并不是18世纪的全部内涵。200年前的12月,萨德离开了人世;而他毫无疑问是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很崇拜卢梭——尽管狱卒们不允许他读卢梭的著作。他先发制人,火力全开(萨德会喜欢这个比喻),向理智和理性的首要地位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他崇尚一切反叛的、极端的事物,反对当时盛行的人文主义——正是他作品中流露出的这些思想激怒了那个时代“伟大而美好”的人物。然而这些极端反叛的声音却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里响彻了整个艺术、文学和哲学的世界。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刘秀红标签: 萨德侯爵惊惧了谁?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亚太再平衡 投掷
赵志红被认定为“呼格案”真凶 一审判处死刑 长沙举行冰面抱花猪赛跑
中国企业“征服世界”需要应对哪五大挑战? 制造业出海:美国产“中国制造”正在崛起?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