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马云之胆识

作者:爱新闻 秦廻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4-27 16:38:09
分享

书评:马云之胆识

克拉克先生是一位出色的作家,而他的主角也很有个性。如果你去谷歌“马云”,你可能会找到这样一个关于他的视频——戴着一个莫霍克头假发和鼻环,对着一大群阿里巴巴的员工,大声唱着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的《今夜你是否感觉到爱》。他(不像史蒂夫·乔布斯)有着开朗的性格,钟爱各种箴言:“相信你的梦想,相信你自己”;“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他经常嘲笑自己的缺点:“我至今还不懂得互联网背后的技术”。他最喜欢的电影是什么?好吧,“《阿甘正传》”,因为“人们认为他愚蠢,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马云还很有胆识。在创业早期,当他努力在中国推销他的理念时,他喜欢引用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话:“互联网将改变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不错的台词——除了盖茨先生从未说过那样的话。之后马先生解释说:“如果我说‘马云说互联网将改变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谁会相信?”他还补充道:“我相信比尔·盖茨将来某一天肯定也会这样说的。”

如果由马云出演一部剧情片,他的20年人生——从摸爬打滚的准企业家到亿万CEO,具备这部片需要的所有材料。不难想象对马云第一次来到美国的电影改编——我们的主角处于风口浪尖,在拉斯维加斯赢了600美元,坐上了到西雅图的飞机,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电脑键盘。下面将迎来一个珍贵的时刻,西雅图的互联网顾问帮助他创建了一个网站(都是文本,没有图表——这是在1994年),几个小时后高兴地向他汇报:“杰克,你收到了5封emails(邮件)?”而我们的准高科技巨头说:“什么是email?”

很多硅谷巨头崛起的同时,几个潜在投资者却错失了良机:高盛投资公司(Goldman Sachs)在2004年卖出了33%的股份;作者他自己也在2003年错失了一个以30分每股的价格购入数十万股的股份的良机。“巨大的错误,”克拉克先生写道,“到2014年上市时,这已经迅速发展成3千万美元的错误了。”

但是如果说《阿里巴巴:马云的商业帝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它的巨大价值在于对今天中国状况的准确判断。你可以读每日新闻和学术报告来了解马云,但是看着一个35岁的新手企业家成长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在创业之初需要极力寻找投资者,15年后,他创造了华尔街有史以来最大数额的上市记录——总共达250亿美元,乔恩·斯图尔特(Jon Stewart)感叹道:“共产主义者刚刚在资本上打败了我们。”读关于中国成长的书是一种体验,但是读关于克拉克先生对于光棍节(也称为“双11”)的精彩描述又是另外一种体验。光棍节或“双11”是中国人对11月11号的称呼,是情人节和超级星期一(感恩节后的第一个星期一)的组合体。近年来,这一天已经成为了消费者的超级狂欢日。

实际上,在现代中国创造的众多令人费解的奇观中,很少有能比得上“双11”的,这也是阿里巴巴特有的奇观。阿里巴巴在上一年的“双11”招牌活动中邀请到了凯文·斯贝西(Kevin Spacey)和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双11”的前8分钟,顾客仅仅在阿里巴巴旗下网站上,就购买了数额超过10亿美元的商品。当天结束时,这个数字达到140亿美元,是美国去年超级星期一销售额的4倍。

这些人都在买什么?嗯,根据克拉克先生的陈述,所有的东西,珠宝和化妆品、生活用品、家用电子产品、汽车和房地产。人们还可以租用临时女朋友,带到社交活动中去,卖家还可以提供“去和他们真正的女朋友分手”的服务。除了中国迅速崛起的消费者阶层以外,克拉克先生还分析了阿里巴巴取得成功的其它一些深层原因。一方面,在商店购物从来都不是中国人特别喜欢的活动;传统的零售行业销售额极低,因其服务差且选择少。所以今天大约有10%的美国人在网上购物,而在中国这个数字为40%。“在其它国家,电子商务是购物的一种方式,”马云说,“在中国,它是一种生活方式。”

虽然克拉克先生很大程度上作为一个独立的记录者进行陈述(他之前有提到过,他从未是阿里巴巴的员工,目前也与公司没有联系),但有时候他对这家公司的赞赏之情还是太明显了。他在全文几乎都是用“杰克”来指代马先生,还有一章以“魔力杰克”作为标题,用来描述马先生的个人魅力和吸引资本和人才的能力。同时,最后一章像是在之后才加上去的,包括关于中国最近市场不景气的新闻和阿里巴巴对南华早报的收购。本应是干净利落、吸引人的陈述结尾,结果却像是成了一系列最新的头条新闻。

但是这些还是小问题。目前传记写作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关于中国主要公司或商业要人的叙述,都需要不断更新最新状况。但为了避免偶像化的传记,克拉克先生没有遵循这个规则,客观地对阿里巴巴一路以来的波折进行了描述:公司在上市后不久股票价格的急跌;与中国政府的知识产权纠纷;还有一个不断发展趋于激化的问题:阿里巴巴要如何管理及避免平台上的假冒伪劣商品。

马云和阿里巴巴的未来在何方?对公司来说,要积极打入外国市场,同时渗透到中国的农村地区。对于CEO马云来说,他正在尝试做慈善事业,寻求像比尔·盖茨一样的全球影响力,尤其在面对着目前的环境时。马先生相信,中国正在为之前成为世界工厂的历程付出沉重的代价。“我们的水不能喝,食物不能吃……城市里的空气被严重污染,我们经常看不到太阳。”他最近说道。阿里巴巴使用其1%的股份,成立了一个慈善基金,来帮助改善中国的环境。

克拉克先生将书的最后一章命名为“偶像还是伊卡洛斯?”(注:伊卡洛斯,代达罗斯之子,以其父制作的蜡翼飞离克里特岛。其父逃脱了,而他不听父亲的警告,因飞得太高导致阳光融化了他的蜡翼,坠海而亡)——这个问题问得好。也就是说,马云和阿里巴巴可不可以长久发展下去,成为中国21世纪飞跃性发展的偶像标志,还是这个男人和他的事业会因为飞得太靠近太阳而遭受磨难?换句话说,阿里巴巴会否继续发展,在面对中国经济的逆境时,在面对克拉克先生所说的阿里巴巴还在玩“与政府共舞”这一棘手游戏时?《商业周刊》曾写道,“阿里巴巴的魔毯正在坠落”,可能阿里巴巴曾是这样,但这已经是2001年4月的头条新闻了。“做最后一个站着的人。”马云喜欢这样说。不把赌压在他身上看起来会是愚蠢的行为。

本文作者:纳戈尔斯基先生(Mr. Nagorski)为亚洲协会执行副主席,《水的奇迹:二战德国潜艇的英勇幸存者》一书作者

译者:爱新闻 秦廻

原文选自:华尔街日报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