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努比的信仰

作者:爱新闻 韩迦祺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5-20 13:11:08
分享

史努比的信仰

查尔斯·舒尔茨(Charles Schulz)创作了《花生漫画》(Peanuts)(史努比系列漫画)。他的信仰如何成就了他的作品?

查尔斯·舒尔茨成就等身,誉满全球。他曾获得普利策奖(Pulitzer Prize)提名,而他的漫画作品也成功将“艾美奖”(Emmy)、“皮博迪奖”(Peabody)以及“国会金质奖章”(Congressional Gold Medal)收入囊中。他于2000年辞世,不过在16年后的今天,他仍位列“已故名人财富排行榜”(top-earning deceased celebrity)第三,仅排在猫王和迈克尔·杰克逊之后。甚至,他还改变了美国人的说话方式,日常用语“Good grief!”(天哪!)、“security blanket”(安全毯)等均源自他的漫画。

不过与此同时,通过在漫画中隐隐提到与《圣经》、祈祷、上帝的本质以及世界末日相关的宗教问题,舒尔茨在漫画产业掀起了一场革命。舒尔茨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信徒;在《花生漫画》中,你能发现其信仰的踪迹。他让史努比与信仰结合,他让读者笑,同时也将读者引导进一个不同于普通搞笑桥段的深层次对话之中。

“许多熟知《花生漫画》的人并不把查尔斯·舒尔茨看成是一个基督教的先驱。”《查理·布朗的宗教:对查尔斯·M·舒尔茨精神生活和工作的探索》(A Charlie Brown Religion: Exploring the Spiritual Life and Work of Charles M. Schulz)的作者史蒂芬·林德(Stephen Lind)说,“但在对宗教引用的力量和频率上,他是美国媒体中的领袖。”

在舒尔茨将近17800页的《花生漫画》连载报纸中,有超过560页都包含了宗教、精神或神学方面的经典引用。就这一点而言,舒尔茨漫画中的经典场景——露西(Lucy)总会在查理·布朗想要踢她手中球的瞬间把球撤走,该场景也仅仅出现了61次而已。尤其是在他事业的后期,他越来越频繁地引用宗教经典,以至于牧师和宗教出版社定期会向他提出再版《花生漫画》的请求。而这些请求,舒尔茨基本每次都会答应。

舒尔茨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宗教经典引用出现在查理·布朗假日对“圣诞节的真正意义”进行的特殊探索故事中。莱纳斯(Linus)发现世间的圣诞节装饰并不符合圣诞节的本质,于是,他直接找来《钦定版圣经》(King James Version’s account)的路加福音(Gospel of Luke),读里面关于耶稣诞生的故事。当时,电视上内容涉及宗教经典引用的圣诞特别节目连9%都不到。

在少数情况下,舒尔茨的信仰立场也会动摇。1963年,是人们对宗教在公立学校发挥何种作用进行激烈讨论的一年,舒尔茨笔下诞生了颇具争议的场景——莎莉(Sally)在教室课桌边背诵效忠誓词(pledge of allegiance),最后以一声响亮的“阿门!”结尾。

“我通过这些卡通人物传道,我也和教堂神职人员一样拥有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权利。”舒尔茨曾这样说道。

不过,这位《花生漫画》传道人和你希望在原教旨教会看到的那种讲授“地狱火和诅咒”的传教士不同。他不会试图使无神论者难堪,或给人们的判断分级,他会说他“并非别有用心”。舒尔茨也并非福音传教士,他不会费力把不信教的人变成信徒。(实际上,他曾经在一次连载中批判过福音传教士:莱纳斯给邻居分发宗教册子。)相反,这位漫画家只是在漫画中展露真实的自己和自己真实的想法罢了。

“你能讲点日常小笑话,但是我对此并不感兴趣。”舒尔茨会这样说,“我感兴趣的是,通过连载漫画来表达自我,并对我们生命里重要的事情作出评论。”

二战参军复员后,舒尔茨很快就成了基督教信徒,这段经历激起了他对神圣文学的热爱。他如饥似渴地阅读着神学著述,并在自己那本《圣经》的空白处密密麻麻写满了注释。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在美国中西部(the Midwest)和加利福尼亚州(California)教会的主日学校(Sunday School)里担任教师一职,甚至还带领着一个学习组学习了《旧约全书》(Old Testament)的全部内容。

这也许就是《花生漫画》里为什么会有很多直接从神圣典籍中搬过来的宗教引用了。1952年6月,略带悲伤和自嘲属性的查理·布朗借用了所罗门在《传道书》第1章14节(Ecclesiastes 1:14)中说过的话:“凡事皆虚空!”1955年12月,颤抖的史努比从耶稣在《约翰福音》第16章33节(John 16:33)中的话里找到了安慰:“可以放心了,史努比……是啊,可以放心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