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思考的时候,人类能学到什么?

作者:爱新闻 景琬婷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5-26 15:32:51
分享

人类能从动物的“想法”中学到什么?本文带你发现!

动物思考的时候,人类能学到什么?

两千多年来,精妙而令人叹服的“自然阶梯”理论(the ladder of nature)从人类本能出发,描绘着世界运转的方式。这一权威理论之中,上帝位于顶端,接下来是天使、人类。接着才是动物,从“高贵的”野兽往下,到家畜家禽,最后是昆虫。人类之中,排序也是如此:女性居于男性之下,儿童则位于最下方。自然阶梯不仅是一幅科学图景,也有其道德性和政治性。高级生物对其下方的生物拥有统治权,是自然而然的。

动物思考的时候,人类能学到什么?

对上述观念作出狠狠一击的,是达尔文基于自然选择(natural selection)的进化论(Darwin’s theory of evolution)。自然选择是一种剥离了道德层级的、隐蔽的历史进程。例如,正如我可以适应周围的环境,蟑螂(cockroach)也可以;实际上,它可能适应得更好——蟑螂在人类出现以前早已存在,而且很可能会在人类灭绝后继续存活下去。不过,“进化”这个词含有“前进”的意思——新一代人总说自己“进化了”——十九世纪时,进化论的一些想法还在用自然阶梯理论中的一些术语来表示。

大体而言,现代生物学否定了自然阶梯。但这幅深入人心的图景依然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具体说来,“儿童和动物都比较低等”的观念依然根深蒂固。甚至科学家也会表现出这种倾向,鉴于成年人具有某些儿童或动物不具备的能力。例如,神经系统科学家(Neuroscientists)有时就会把遭受过脑损伤的成年人类比为儿童或者动物。

我们本该一直对自然阶梯持怀疑态度的,不过现在,是时候跟它说再见了。在过去的三十年间,科学家们一直在研究儿童和动物独特的思考方式,相关发现给了自然阶梯理论致命一击。灵长类动物学家(primatologist)弗兰斯·德·瓦尔(Frans de Waal)就站在动物研究的前沿,也是这一学科在公众面前的最佳代表。在《人类够聪明去了解动物的智慧吗?》(Are We Smart Enough to Know How Smart Animals Are?)一书中,他对动物大脑的复杂程度做出了一系列热情洋溢又令人信服的分析。

德·瓦尔概述了这一领域最新的研究成果,又回顾了挫折重重的研究史。动物大脑的研究分为两派:打压派(scoffers)和支持派(boosters)。打压派否认动物可以思考:行为主义(Behaviorism,认为科学家不该探讨思维,而应研究“刺激stimuli”和“反应responses”)丧失了在其他心理学领域的威信之后,卡在了动物研究上。支持派则更多地依赖趣闻、拟人论(anthropomorphism,以人的能力、行为或经验的术语来解释动物或非生物的有关特性),而非科学实验。德·瓦尔提到,这个新的研究领域甚至都没有一个概括性的学科名称。动物认知派(Animal cognition)忽视了人类也是动物的事实,德·瓦尔则针对进化认知展开了辩论。

心理学家往往认为,存在一种独特的认知能力,使得人类与动物不同。这件“秘密武器”有很多种可能性:工具的使用,文化传播(cultural transmission),预计未来、理解他人的能力,等等。但是,每一条都会以至少一种方式,表现在至少一种其他物种的身上。德·瓦尔列举了许多例子,而这还远没结束。新苏格兰乌鸦(New Caledonian crows)可以用树枝做成尖头的、有刺的工具,用来捕捉白蚁。有些日本猕猴(Japanese macaques)会清洗甘薯,甚至把甘薯浸入海水使其带上咸味,并且把这项技巧传给后代。西丛鸦(Western scrub jays)是“储藏能手”——它们把食物藏起来,以备日后之需——研究表明,它们能够预计未来所需,而不是只关注眼前的需求。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