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多利亚时期的变装男子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9-09 16:20:56
分享

亦男亦女

斯特拉应该引起公众的注意。近年来,变性人和流性人(gender-fluid individuals)的曝光度都有明显提高。无论是凯特琳·詹娜(Caitlyn Jenner)、安德烈亚·皮吉斯(Andreja Pejić)和安诺尼(Anohni)的公开变性,还是像《女子监狱》(Orange is the New Black)、《丹麦女孩》(The Danish Girl)和《透明家庭》(Transparent)这样的电视节目和电影,都在讲述着那些先前被忽视的故事。

“如今跨性别者和无性别者所做出的努力,让我们更清楚地意识到性别认同的分类往往既不准确又没什么用,人有多少,性别就有多少。因此我们应该用新的眼光来看待像斯特拉那样的故事。”巴特利特指出,“对斯特拉而言,性别认同从来就不是目的,它是一个过程,一个持续不断的改变。而我们现在已经对这种想法看得很开了。”

维多利亚时期的变装男子

图中为男扮女装的演员帕克(Park)和博尔顿,照片拍摄后不到一年,两人被捕。(图源:福瑞德·斯伯丁(Fred Spalding)c1870/维基百科)

斯特拉还是一名业余同性恋性工作者,那么“她”是如何逃脱罪名的呢?这得归功于聪明的律师,还有满腹质疑的维多利亚民众:他们没办法相信会有人厚颜无耻地搞同性恋。在伦敦老贝利街的中央刑事法庭(the Old Bailey),律师成功说服陪审团,让他们相信博尔顿只是个热血青年,喜欢业余戏剧演出,要真是鸡奸,才不会那么明目张胆,拖着长舞裙在斯特兰德剧院走来走去,惹人注目。

关于故事值得重演的另一个原因,巴特利这样说道:其他人所写的同性恋故事,大部分都关于可怜的主角如何度过可怕的人生,相反,斯特拉的故事则充满了好运,“她”曾经是那么肆无忌惮地活着。整个审讯“丢脸至极”,新闻铺满小报(当时还把斯特拉和芬妮称为“双性女人”)。然而斯特拉挺过来了。“她沮丧吗?见鬼去吧!审讯结束还不到一年,她就在百老汇演出了。”

然而,试图确定斯特拉的性别身份、职业和男女关系并不是那么容易。“她”能根据爱人(和顾客)的需要,或是根据自己的倾向,切换对自己的性别认知。审讯中所呈现的证据展示了斯特拉多重身份。

维多利亚时期的变装男子

博尔顿是个中产阶级,审讯当天从伦敦的美达谷出发,以干净整洁的面貌出庭,甚至还为此留了胡须(图源:Alamy图库)

博尔顿是个中产阶级,审讯当天他从伦敦的美达谷(Maida Vale)出发,以干净整洁的面貌出庭,甚至还为此留了胡须。博尔顿还是个“热辣变装皇后”,一个公开出柜的同性恋,平日穿着紧身裤、低胸衬衫,昂首阔步走在大街上。

没错,博尔顿还是斯特拉·佩勒姆·克林顿夫人,也就是保守党国会议员亚瑟·佩勒姆·克林顿的妻子,两人在斯特兰德大街的一座公寓同居。斯特拉戴着婚戒,出现在人们的面前,连出庭作证的女仆也曾以为斯特拉就是个女人。此外,“她”还是赤裸裸的斯特拉:一个同性恋性工作者,穿着迷人的长礼服,打扮成女性,在戏院里接客,据巴特拉特所描述,“直接向潜在顾客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与意图,发出妖娆的调情声音,说的还是那句老台词:‘你好亲爱的,你想要来点不一样的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