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的“后裔”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0-31 16:39:04
分享

英语的“后裔”

纵观全球,英语已经衍生出了几种不同的语言。詹姆斯·哈贝克( James Harbeck)对于英语的这几个“后裔”的起源和发展前景进行了研究。

语言总是处于不断的变化、融合与发展中,有时还会衍生出新的语种。例如:北印度语和其他一些语言源自梵文;包括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罗马尼亚语在内的一系列语言起源于拉丁语;更近一些,南非语的来源是荷兰语。那么英语呢?它会衍生出哪些语言呢?

语言学家认为,一种语言衍生出其他语言需具备三个重要条件,即时间、分离与联系。任何语言都会随时间的流逝而变化,因为人们会对其进行创新与整合,同时每个时代的人对于语言的理解也会与前人有所差异。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全新的语种会在很短时间内诞生,相反,它们往往随时间的推移逐渐成型,拉丁语正是通过这样的过程慢慢形成了意大利语。不过,近代英语与现代英语仍被看作同一种语言的两种形式,而非两种不同的语言,古希腊语与现代希腊语也是如此。

分离(地理距离,文化差异与政治独立)也是使得语言的某种变体逐渐与源语脱离开来,成为一种独立语言的必要条件。马克思·魏因赖希(Max Weinreich)曾说过,语言就是一种拥有陆军和海军的方言。(注:魏因赖希的意思是,方言和语言的地位之差是由政治军事因素带来的。所有语言都是一种方言,而并不是所有的方言都可以称之为语言。)这一名句常常为其他语言学家所引用。而正是因为政治分离,丹麦语和挪威语才成为了两种独立的语言。

英语的“后裔”

受丹麦语、挪威语和法语的影响,盎格鲁-撒克逊语成为了乔叟时代的英语。(图源:阿拉米)

与其它语言的联系是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不同语言之间的相互影响导致了词汇乃至语法结构的借用。如果某种语言的使用者全部来到了说另一种语言的地方,那么显然两种语言的相互碰撞将会相当可观。随着人们逐渐学习另一种原本不熟悉的语言,其中的一种语言(甚至两种语言)的语法便会被简化。受丹麦语、挪威语和法语的影响,盎格鲁-撒克逊语成为了乔叟时代的英语,起源于拉丁语的法语同时也受到了凯尔特语和日耳曼语的一定影响。

有时,创造简化版的语言是为了适应贸易往来的需求。这种情况下,人们通常将一方语言的语法规则进行简化,并改编另一方语言中的词汇,最后将两者融合。这种新创的语言(即洋泾滨语(pidgin),这个词正是源自某种商业用语里的“商业”一词)有时会得到广泛的应用,孩子们从小到大一直都说这门语言。人们还会不断进行扩充,直至其成为一门完整的通用语——克里奥耳语(creole)。尽管任何语言都会受到其直系始源以外因素的影响,但对克里奥耳语来说,其直系源语往往不止一个,有时甚至超过两个。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说现代英语也属于克里奥耳语。它源于盎格鲁-撒克逊语,但核心词汇和部分语法受到丹麦语和挪威语的巨大影响。此外,现代英语中还有大量词汇来自法语。

尽管如此,我们仍将现代英语视作其历史诸多版本中的巅峰,即使是以后,可能也只会发生一些小的改变。不过我们鲜少问及英语的衍生语——正如法语和意大利语起源于拉丁语,现代英语起源于盎格鲁-撒克逊语一样,有哪些语言是源自英语的呢?

先不谈将来的情况,放眼当前,我们可以看看已经有哪些语言起源于英语。在世界各地,英语已经衍生出不少语言。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美国、英国、印度、澳大利亚等英语国家的方言,尽管未来它们有可能会成为独立的语言,也有可能与其它语言融为一体。本文所述的语言并不一定与英语互通,有些甚至是某个国家的官方语言(也就是拥有有陆军和海军)。下文列举了当今世界英语的部分“后裔”。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