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亚·欧姬芙——征服美国的艺术大师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1-01 17:18:57
分享

乔治亚·欧姬芙——征服美国的艺术大师

欧姬芙曾经住在新墨西哥州圣菲。如今,圣菲及周边地区一并被称作“欧姬芙的国度”。(图为从阿比丘5号乔治亚·欧姬芙故居看到的风景)

欧姬芙还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现代主义画风。20世纪20年代,她住在纽约,经常和施蒂格利茨那些爱好艺术的男性朋友待在一起,其中包括保罗·斯特兰德(Paul Strand)、约翰·马林(John Marin)、阿瑟·达夫(Arthur Dove)和爱德华·史泰钦(Edward Steichen)。她抱怨美国的现代主义艺术家不能理解自己的国家,导致美国落后于欧洲。难怪没有人写“伟大的美国小说”,也没有人画“伟大的美国画”。“我为我们的国家感到兴奋,但我知道,那时只要有机会,几乎所有杰出的艺术家都会选择待在欧洲,”她说,“他们甚至不想住在纽约,这样又怎么能创作出伟大的美国作品呢?”

花儿的力量

欧姬芙从小在威斯康星州的农场长大。“这也是为什么景观对欧姬芙来说那么来说,并成为了她的符号。”泰特回顾展的负责人塔尼亚·巴森(Tanya Barson)说。欧姬芙在去了西南部地区、发现新墨西哥州之后,才创作出她的伟大美国作品。与她那些著名的花卉特写作品一样,她对南部天空和山峦的绘画手法也是在写实与抽象之间徘徊。她像摄影师一样构图,寻求抽象的形状,简化线条和外形,增强颜色,直至产生富有感染力的效果为止。

乔治亚·欧姬芙——征服美国的艺术大师

2014年,创作于1932年的《曼陀罗/白花一号》(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 1)售出了史上女性艺术家作品的最高价。(图源:2016年乔治亚·欧姬芙博物馆/DACS,伦敦)

泰特美术馆按照时间先后顺序展出了欧姬芙的许多风景画作品,旨在摆脱一直以来对欧姬芙作品的偏见——她画的花卉是旋转的阴道。这种弗洛伊德式的解读来源于施蒂格利茨对她早期展览的评价,后来到了20世纪70年代,这种观点又被女性主义批评家强烈拥护。但是,巴森说,欧姬芙“始终否认以性别视角来阐释她的作品”。

尽管如此,欧姬芙的花卉特写作品仍然深受世人的喜爱。此次泰特回顾展重点展出的画作《曼陀罗》于2014年以444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9430.5万元)售出了史上女性艺术家作品的最高价。然而,欧姬芙的流畅画风和知名度却让她经常遭到批评家的贬低和讥讽。她太容易受到抨击了。

“她的很多作品表面看上去非常简单,浅显易懂,”乔治亚·欧姬芙博物馆的策展事务主管科迪·哈特利(Cody Hartley)认为,“容易临摹,可以制作成漂亮的海报。她的画比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画更容易模仿,所以吸引了很多人。实际上,画成那样是很难的,只是从画中看不大出来作者下了多大功夫。她的笔锋绵长不断,平滑流畅,技法令人惊叹。然而人们却很难意识到她在里头费了多少精力和心思,因为画上并不明显。”

乔治亚·欧姬芙——征服美国的艺术大师

欧姬芙还在另一处住所幽灵牧场(Ghost Ranch)画了几幅画,其中包括有《我的后院》(My Backyard)。(图源:2016年乔治亚·欧姬芙博物馆/DACS,伦敦)

英国人也许会认为自己很了解欧姬芙的作品,但他们可能只是看到了复制品。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英国的公藏中没有一幅欧姬芙的画作,而且自1993年以后英国再未举办过她的大型画展。此次引起轰动的大型回顾展为伦敦带来了一百多幅作品,大大改善了这种情况。

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她的很多作品都是以新墨西哥州为题材。施蒂格利茨逝世后,1949年欧姬芙彻底搬到了新墨西哥州。她画当地特有的泥砖屋:稻草和泥土烧硬变成鲜艳的红棕色,砌成宽阔、略弯的墙体,就建成了低矮的泥砖屋。欧姬芙的两间屋子都属于这种式样,只是多装了几扇巨大的平板玻璃窗。

欧姬芙在阿比丘(Abiquiú)的住处对公众开放。这间屋子采用极简派风格,十分雅致。参观途中,我见到了当地姑娘伽皮塔·洛佩斯(Agapita Lopez)。从1974年到1986年欧姬芙去世,洛佩斯一直是这位艺术家的同伴兼秘书。欧姬芙是个极其独立的女人,但晚年时需要有人在屋子里帮忙。这么多年过去了,洛佩斯依旧尊称这位前雇主为“欧姬芙小姐”,谈起她时腼腆而满怀敬意。

“她刚来(阿比丘)的时候,大家不知道该如何看待她。她太奇怪了,明明是个单身女人,却总是穿一身黑,”洛佩斯说道,“但我们关系一直很好,相处很愉快。而且我们的话都不多。我来自一个西班牙家庭,在我家女人是不能有事业的。所以,和她一起工作开阔了我的眼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