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会成为世间最幸福的地方吗?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1-03 17:04:06
分享

倍受国家推崇的微笑

你真的能把同幸福一样抽象的东西当做目标吗?让我们变得快乐是政府的职责吗?

丹麦是联合国中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迈克·维金(Meik Wiking)是丹麦独立智库“幸福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官,他认为政府有能力、也有责任助力公共幸福。

“公共政策的宗旨应为提高人民的生活质量。” 他说,“我们发现,全球日益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尤其是亚洲国家,传达出将经济收益转化为社会福祉的意愿。”

维金以韩国为例,称仅仅经历了一代人,韩国就从世界最贫穷的国家翻身成了最富有的国家,但是经济上的巨大飞跃并没有带来相应的社会变化。

这里会成为世间最幸福的地方吗?

如果你幸福的话,你能感觉到它。(来源:羽创意/华盖创意图片社)

这个国家虽然国力昌盛,但在联合国排行榜上仅仅位列第58名。另外,根据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由于学业压力巨大、家庭期望值过高,与发达国家同龄人相比,韩国的年轻国民对生活的满意程度最低。

回到阿联酋的最新情况上来,关于即将展开的“幸福政策”,具体内容目前十分有限。

新部长上任后动作不断,最近不仅选拔了部内成员,还在各部门公务员之间展开了一系列幸福研讨会,宣传、阐释这项运动。迪拜警方将社区服务部门改名为“社区幸福综合部门”,军方也在推特上添加了一枚标签——“你的安全,就是我们的幸福”。

与此同时,各个政府机构修改了顾客调查问卷的语言风格,借以调查民众是否因所受服务感到幸福,而不仅仅是对其感到满意。有些政府机关甚至在社交媒体上进行民意调查,以期了解它们在Instagram和Facebook上的推送是否提高了粉丝的幸福度。

这里会成为世间最幸福的地方吗?

(来源:阿拉伯之眼/华盖创意图片社)

一切皆为哗众取宠?

索尼娅·爱德华兹(Sonia Edwards)在阿联酋住了十余年,她是一名营销经理,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说:“说实话,我觉得这不过是公关噱头罢了。政府只不过是想借这种行动看上去有所作为,但我不知道这样做实际上能有多大作用。”

爱德华兹来自孟买。她和来自英国的丈夫在迪拜相遇,并结为夫妻。她补充道:“迪拜现在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例如就业保障缺失、工作场所歧视,以及房租、学费过于昂贵。如果这些问题都得到了妥善处理,我们会过得更加幸福,但是总的来说,幸福不止取决于政府的工作效果,更取决于个人的心态。”

阿勒马克图姆坚持声称,他所领导的政府最不愿做的就是控制民众的情感。

“重点是给予人民力量,而不是借力量控制他们。简而言之,政府应该营造一种良好的环境,使人民创造并享受属于他们的幸福。 ”他补充道。

阿联酋确实是规划公共幸福的有趣环境。在这个国家里,阿联酋人仅占全部人口的15%,其余人则为暂住人口,临时在此工作或陪伴家人。这种情况打造出一个短暂的社会,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人并无民族根基。

贾斯汀·托马斯( Justin Thomas)在阿布扎比市的扎伊德大学任副教授,他是一名心理学家。他认为,任命幸福部长确实有一点哗众取宠,但他也表示:“阿联酋政府不只是在表面上做功夫,他们的确意识到,通往幸福的路还很长,仅仅任命一位部长是不够的,还有更深刻具体的事要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