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迪·史密斯教给了我们什么?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2-15 17:51:18
分享

在扎迪·史密斯(Zadie Smith)的最新小说《摇摆时光》(Swing Time)中,她探讨了两个童年玩伴之间的女性的友谊。露西·斯科尔斯(Lucy Scholes)为你解读。

扎迪·史密斯教给了我们什么?

《摇摆时光》是扎迪·史密斯的第五部小说,故事开始于伦敦西北的一个小角落,如今,这个地方已经与作者密不可分。威尔斯登(Willesden)是史密斯成长的地方,在《白牙》(White Teeth,2000年发表的处女作)和《西北》(NW,2012)中她都有描写,赋予了其生命与活力。

史密斯为《白牙》(这部小说写的是伦敦移民群体的同化过程)写的引言出自《暴风雨》(The Tempest):“凡是过去,皆为序章。”相较而言,《摇摆时光》则是从故事结尾开始铺展——小说讲的是两个混血的童年好友的故事:特雷西(Tracey)是一个失败的舞蹈演员,现在是个单身母亲;而“我”是一个澳大利亚巨星的私人助理。故事开场讲的是两位好友中一人企图破坏另一人的名声。小说的重心并不在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是主要讲述导致这种背叛的原因。

时间回到1982年,两个七岁的小女孩——她们住在威尔斯登同一个住宅区,有着一样的棕色皮肤,“就好像我们两个是用同一块棕色材料制成的”——在芭蕾舞班相遇了。起初吸引彼此的是肤色这一最“明显”的相似之处,但后来两人之间的不同也显现了出来。特雷西的母亲是白人,父亲是黑人,而“我”则相反。“这是不对的,”特雷西说,“判断一个人怎样都要看他父亲是谁……你的父亲是个白人,这就意味着……”她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留下“我”一个人猜测。当然,读者通达人情,会懂这意味着什么。

扎迪·史密斯教给了我们什么?

“我”的母亲自学成才,是个女权主义者,却(不幸地)嫁给了一名勤奋的邮递员。跟她相比,特雷西的母亲戴着锡镯子锡环,以及各种闪闪发光的东西,她唯一的追求就是“无能地活着”。但是两个女孩依然因为对舞蹈的热爱建立了友谊,虽然没多久“我”的扁平足令梦想止步了。而命运也给了特雷西一个残酷的转折,她脚弓优美令人歆羡,舞步飞快流畅,却不被西方世界所接受。

两人之间第一次有裂缝的时候,“我”太年轻想得太简单,还以为特雷西的人生是“完美”的——“羡慕的一个副作用也许就是丧失了思考能力。在我心里,她无需再努力,她是个舞蹈家:她找到了她的归属。同时,不知不觉我进入了青春期,在教室后面静静地哼着格什温(Gershwin)的歌,朋友圈开始形成并逐渐稳定,被肤色,阶级,财富,地区(邮编),国家,音乐,药物,政治,运动,志向,语言,性别……这些东西所定义。某天我从这个大型的‘抢椅游戏’中回头,发现自己已经无处可安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