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蕾莎·梅时尚效应?论政治人物的时尚影响力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2-29 10:00:59
分享

特蕾莎·梅时尚效应?论政治人物的时尚影响力

事实上,甚至在大选落败、销声匿迹了几周之后,希拉里仍然很有时尚影响力。有记者拍摄到她穿着一件旧的巴塔哥尼亚羊毛毛衣远足的身影,据悉,这件毛衣她已经穿了二十年,希拉里对它的钟爱又为该品牌吸引来了一批新顾客。

与此同时,米歇尔•奥巴马也因为两种截然不同的衣着风格成为了时尚潮流的引领者——她既穿高街大众品牌,也穿小众的设计师品牌。但不管穿哪种,她的时尚影响力都非常强大。利斯特表示,这位第一夫人穿了纳伊•姆汗(Naeem Khan)和克里斯蒂安•西莉亚诺(Christian Siriano)设计的衣服之后,这两家的客户量大增。至于米歇尔一月份在她丈夫做最后一次国会演讲时穿的纳西索•罗德里格斯(Narciso Rodriguez)设计的那条橘红色裙子嘛,早在国会结束、国歌唱完之前就卖光了。然而,这三个品牌销售量的暴增都没法和吴季刚(Jsaon Wu)比,这位设计师二十六岁时曾受命为奥巴马夫人设计一件在就职典礼上穿的长裙。自那以后,他建立起了一座据说价值高达一千万美元的时尚王国。

特蕾莎·梅时尚效应?论政治人物的时尚影响力

劳拉•邓恩(Laura Dunn)是PoliticsAndStyle.com的一位撰稿人,她认为米歇尔•奥巴马和剑桥公爵夫人(凯特王妃)(Duchess of Cambridge)主打亲民风格的穿搭以及她们对时尚潮流的影响力如出一辙。“在白宫,米歇尔•奥巴马是所有美式潮流的风向标,她会穿大众品牌盖璞(Gap)和老海军(Old Navy)。”她觉得这样的米歇尔很亲民,“而走精致简约风的纯美国血统服装品牌J.Crew之所以能人气大增,也都是因为第一夫人八年来的支持。”然而,她在时尚方面最大的贡献还得数提拔美国的新人设计师,比如吴季刚、塔库恩(Thakoon)和伊莎贝尔•托莱多(Isabel Toledo)。凯特王妃对时尚行业也有类似的影响,但她更青睐英国的优秀高街品牌和设计师品牌,包括Russell & Bromley、LK•本内特(LK Bennett)和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