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注意点儿!——世界脏话一览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1-23 17:03:36
分享
说话注意点儿!——世界脏话一览
 
温馨提示:此文含有激烈言辞,可能会引起部分读者不适,慎入!!

 

绝大多数的文化里都有一些口味稍重的语言,但是到底是什么让某些语言成为脏话的?而各地的脏话彼此又有什么不同?接下来,就让詹姆斯·哈贝克(James Harbeck)来为我们一一解答。

魔鬼(Devil)!得癌症者(Cancer-sufferer)!神龛里的酒杯(Chalice of tabernacle)!

我能百无禁忌地说出这些词,都是因为我说的是英文,而不是芬兰语、荷兰语或者魁北克法语。

或许你觉得全世界对“脏话”的定义都差不多,但事实上它们有些还真的不一样。脏话、粗口、污言秽语——无论你怎么叫——在不同地区是有不同特点的。

如果把我们的日常对话比作地壳,平时我们就在上面生活;那么脏话就像地表的火山口,喷射出地壳下的岩浆。而我们的传统就决定了哪块地壳更薄弱——也就是更容易造成火山喷发。光靠强烈的情感是不足以构成脏话的,语言成为脏话必须还要具有一种征服性的社会力和控制力。许多的脏话都是骂人者在说他们想要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所以无论脏话怎么说,它们都是想要蛮横地推翻一些固有的等级力量结构。

我们倾向于把脏话看成一类东西,但其实它们有着各种不同的功能。

史蒂夫·平克(Steve Pinker)在他的《思维探秘》(The Stuff of Thought)一书中列出了我们讲脏话可以用的五种模式:“‘描述式’——一起干吧(Let’s fuck),‘俚语式’——真操蛋(It’s fucked up),‘辱骂式’——操你(Fuck you...!),‘强调式’——真他妈棒(This is fucking amazing),‘宣泄式’——操(Fuck!!!)。”以上的五种模式都不需要用到污言秽语。在比科尔语(Bikol,一种菲律宾方言)中,有一组专门的愤怒词汇——这些词汇和普通词汇说的是同一个东西,只是它们还表示你很愤怒。在卢干达语(Luganda,一种非洲语言)中,你可以通过改变名词前缀(例如把指人的前缀换成指物的),把一个词变得带有侮辱性。在日语里,通过改变“你”这个人称词汇就能轻易达到侮辱对方的目的。

并不是所有禁忌的词汇都是脏话。有些禁忌的词汇虽然不算脏话却仍然不能乱用。比如说带有种族歧视、侮辱残疾人和不同性向的人的词汇。有些禁忌的词汇和它们代表的事物的力量有关。英语中“熊(bear)”这个单词的来源其实是“棕色(brown)”,而不是真正指“熊”。没有人愿意说真正指“熊”的那个单词,唯恐说曹操曹操到。在非洲南部的一些文化中,女性嫁人后就必须得遵守一些敬语规则:例如,她们不能直呼她们丈夫爸爸的名字,甚至任何发音相似的词都不能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公公的名字变成了那种不能说的咒骂语。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