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给人带来心灵慰藉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4-19 10:26:52
分享
讲故事给人带来心灵慰藉
 

英国考古学家乔治·史密斯( George Smith)31岁时对不列颠博物馆(British Museum)的一块远古石碑很着迷。早在1845年,史密斯只是个5岁的小男孩的时候,奥斯丁·亨利·莱亚德(Austen Henry Layard)、亨利·罗林森(Henry Rawlinson)还有德拉萨姆(Hormuzd Rassam)开始对现在为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那片区域进行考古发掘。在接下来几年,他们发现了成千上万的石头碎片。之后他们将这些碎片组成了12块远古石碑。然而,即便这些碎片拼凑在了一起,但也只有很小一部分被译出。这些拥有近3000年历史的石碑仍旧是个谜,就像它们当时埋藏在美索不达米亚宫殿(Mesopotamian palaces)的废墟中一样。

作为一张字母表,而非一种语言,楔形文字是非常难翻译的,尤其还是雕刻在石碑上在中东的沙漠中埋藏了近3000年。这些字母呈三角形(楔片在拉丁语中是wedge一词,也是楔形物的意思)。同时,这份字母表涵盖了超过100个字母,曾用苏美尔语(Sumerian)、阿卡德语( Akkadian)、乌拉尔图语( Urartian)或赫梯语( Hittite)书写,用什么语言书写取决于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谁写的这些字母。此外,这份字母表没有元音,没有标点,甚至词与词之间也没有空隙。

即便如此,史密斯还是认为他能够破解出字母的含义。出于对亚述学( Assyriology)和圣经考古学( biblical archaeology)的兴趣,史密斯在不列颠博物馆担任分析人员期间,自学了苏美尔语和阿卡德书面语。

在1872年,这些石碑在不列颠博物馆珍藏近20年后,史密斯对其研究有了突破:这些复杂的符号在讲述一个故事,在翻译到第11块石碑时,可以认为已译出了故事的主体部分。史密斯告诉一位同事,“在被遗忘近两千年后,我是第一个能够读懂这些文字的人。”那时英国的首相威廉·格莱斯顿(William Gladstone)都出席了史密斯关于这些石碑的演讲。一位观众评论到,“这一定是英国首相执政期间,唯一出席的一场关于巴比伦文学(Babylonian literature)的演讲。”

第11块石碑所讲述的故事,应该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故事:吉尔伽美什史诗( The Epic of Gilgamesh)。

吉尔伽美什拥有一个现代故事的所有标志:跋山涉水的主人公同富有魅力的女子的一段浪漫史,还有配角的全部记录。

早在数千年前,人们就开始讲述故事,甚至在发明书面文字之前,人们就开始口口相传。不管用什么方式,人们一生中多数时间都在讲故事,通常是关于别人的故事。在进化心理学家罗宾·邓巴(Robin Dunbar)的文章——《在进化观点下的流言蜚语》(Gossip in Evolutionary Perspective)中,她发现了故事与人们生活的直接相关性:那就是社会主题——尤其是八卦,占据了人们在公众场合近65%的谈话内容。

讲故事是人们感受主宰整个世界的一种方式。故事可以让人们看到混沌的形态,准许人们看到杂乱不一的世界。人们更倾向于听捏造的故事,因为这样人们可以自己赋予故事意义——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1944年,弗里茨·海德( Fritz Heider )和玛丽安·金泽( Marianne Simmel)在史密斯学院共同进行的一项调查中,给34名大学生放了一部短片,在短片中两个三角形和一个圆在屏幕中移动,而一个矩形在屏幕的另一边静止不动。当被问及他们所看到的东西,有33名学生将这些形状拟人化,创造了一个故事。圆形很焦虑,小三角形显得无辜而年幼,大三角形被愤怒和沮丧蒙蔽了双眼。只有一个学生告诉工作人员,他所看到的只是一些几何图形。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