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简·奥斯汀是一位现代约会大师?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9-15 16:39:58
分享

关于约会这场“游戏”,简·奥斯汀小说中的情节和建议直到如今依旧管用。

为什么说简·奥斯汀是一位现代约会大师?

简·奥斯汀对有关婚姻的情节情有独钟,这可是有原因的。坦白讲,婚姻在19世纪初的英国是一件极其重大的事情——比现在重要得多。在那个时代,离婚几乎是不可能的,假如草率选择了配偶,那么接下来可有几十年的时间等着你去后悔。比如《傲慢与偏见》中可怜的班内特先生,为班内特太太的“年轻和美貌所着迷”,忽略了这位未来妻子不太好看的性格。生了五个女儿后,他便困在了早餐桌上妻子的疯狂唠叨中。

对于女性来说,接受错误的求婚(当时女性总是接受者而非发起者),后果可能会更可怕。婚后,她们不再具有财产继承权,要想自己谋生将面临巨大的障碍。英国摄政时期的中产阶级女性——哪怕是嫁妆丰厚的女性,必须把财政、社交和情感利益转交给她们的丈夫。当然已婚女性和未婚女性拥有的合法权益都少得可怜。可是一旦结婚,从法律上来看,她们将不复存在——不再是独立的个人,而是别人的财产。另一方面,“老姑娘们”就得永远依赖于(男性)亲属的善意过活了。

初次进入社交圈的女性不为别的,只为寻找丈夫,这是她们命运进行的一搏。引用《曼斯菲尔德庄园》中玛丽·克劳福特的话,婚姻就是“要使心计耍花招的”(a manoeuvring business)。

然而,尽管我们早已不赞同剥夺女性选举权,并且惊叹于那个年代的求爱方式——最大限度的身体接触也就限于一位绅士握着一位女士的手共舞(还有一层手套隔开他们出汗的手掌),古今约会的相似之处实则不少。只不过如今,个中规则已经没那么明确了。尽管如此,在类似《名人爱情岛》这样的真人秀中,追求伴侣依旧会受到势力言行、愤世嫉俗和世俗偏见的冲击——就像尼日斐花园舞会(注:《傲慢与偏见》中的一场重要舞会)上那样。

恋爱法则首先,奥斯汀的小说中,女性结婚时都很年轻。班内特姐妹中,莉迪亚16岁结婚,班内特太太跟简谈论寻觅合适的丈夫时,简只有15岁。《诺桑觉寺》中的凯瑟琳·莫兰,《理智与情感》中的达什伍德姐妹,《曼斯菲尔德庄园》中的范妮·普莱斯,都是在青少年时期订的婚。而在《傲慢与偏见》中,夏洛特·卢卡斯才27岁就被认为不再年轻了。

女性的魅力是有时限的——这一观念直到如今依然很难动摇。或许,如今的人们会认为37岁才算不再年轻的年纪——可是年纪依旧是个问题,撇开一切不谈,生育能力的下降也是在所难免。艾玛·伍德豪斯和玛丽安·达什伍德都嫁给了比她们大将近20岁的男子,在奥斯汀的所有小说中,只有一场婚礼中新娘比新郎年龄大——夏洛特·卢卡斯,比柯林斯先生大两岁。(事实上,伦敦大学学院教授约翰·马伦分析指出,奥斯汀的三个哥哥都娶了比他们年长的女性。)

关于“约会游戏”,简·奥斯汀的书中还有一个规则——一对未婚情侣绝对不允许在没有年长女伴陪同的情况下单独相处。即使给异性写信也不被允许,除非已经订婚。

而在社交媒体和真人秀时代,我们似乎也自愿舍弃了私下求爱的权利。数字化约会鼓励我们宣传自己,大声说出理想伴侣的特征。如果说摄政时期对财产的追逐似乎将男性和女性变得商业化了,那么如今我们看着手机约会应用上左右滑动的个人照片和简介,追逐的又是什么呢?

如今的应用程序还强调了约会的另一面,对奥斯汀来说这再熟悉不过了。他们的算法越来越侧重于给用户分层,确保用户只能看到自己那一“层级”中潜在的约会对象。如今,银行存款和土地面积或许不再是求偶的显性条件了——取而代之的是受欢迎程度和吸引力。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