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文谈

《上帝的宠儿》颠倒是非了吗?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黄淇欣 2015-03-06 15:20:28

“上帝之音”

不管何种情况下,该部影片对莫扎特的作品都投以至高崇尚的敬意:我们就像片中的萨利埃里,扼杀一位又一位音乐才子。在配乐上,内维尔·马里纳(Sir Neville Marriner)和圣马田学院乐队(the Academy of St-Martin-in-the-Fields)献上了出色的演奏。只听《第25交响曲》(Symphony No.25)激昂的过渡音乐或莫扎特《安魂曲第六乐章.痛哭之日》(Lacrimosa from the Requiem)也会被深深打动。影片以《木管小夜曲/组曲》(Gran Partita for winds)为开篇乐,我想:当我首次观影时,我的心或许也会随之停留在这美好的一刻吧。影片开头由饰演萨利埃里的F·默里·亚伯拉汉(F Murray Abraham)引入故事,介绍各种乐器,并以“这可是绝世佳音啊!充满激情,却不得而终。我似乎听到了美妙的上帝之音!”终结。事实的确如此。

另外,当该片经过好莱坞式的戏剧效果改编或者在剧中选择性夸大历史人物的某些方面后,又会有什么新气象呢?今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三部被提名为最佳影片的电影都是传记片—《塞尔玛》(Selma)、《万物理论》(The Theory of Everything)、《模仿游戏》(The Imitation Game)。提名此举,无非也是为了赢得更多的名气。近日,华盛顿邮报刊载了美国政治家小约瑟夫·A·卡里法诺(Joseph A Califano Jr)的文章,文中影片《塞尔玛》的“史实性错误”进行批判,并反问道:“好莱坞究竟怎么了?”。在约翰逊总统(President Johnson)首席助理协助打理1965年至1969年的内政事务期间,助理回忆道:当时的影片制作人总喜欢戏剧化的效果,无中生有地夸大事实真相,并在电影中制造林登·贝恩斯·约翰逊(Lyndon Baines Johnson)总统和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不和的假象。而另外一部影片《万物理论》,著名物理作家丹尼斯·奥弗拜(Denis.Overbye)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写道:“这部片子分文不值,它把霍金博士(Dr Hawking)的科学成就全都魔刹掉了。”至于《模仿游戏》,该片其中一个主演队长阿拉斯泰尔·丹尼斯顿(Captain Alastair Denniston)的家人说道:“他们无法容忍影片对自己先人形象有误且过度苛刻的刻画。但Slate杂志(美国知名网络杂志,以其政治评论、离奇新闻和艺术特写等内容而闻名。)编辑LV·安德森(LV Anderson)却是众多评论员中赞同的一个。他赞同《模仿游戏》里浓墨重彩的奇思构想—图灵(Turing)单枪匹马是无法发明并建造出破解纳粹德国的通讯加密装置Enigma的。”阿历克斯·范·图兹尔曼(Alexvon Tunzelmann)曾一再强调:“从史学角度上出发,《模仿游戏》就是一段一团糟的历史,如同未解的乱码。”

像《上帝的宠儿》,并不会说有萨利埃里的后裔从某个角落蹦出来为自己的先人声张正义。坦白说,并不会有人真的认为是萨利埃里杀了莫扎特(Mozart)。即便《上帝的宠儿》中存在不少学术失误,但影片所传达的深层内涵却是不争的事实。事实上,萨利埃里是一个非常机智的宫廷作曲家,擅长写些曲调奇特的好曲;而莫扎特则是个天才。“为什么上帝之音只出现在莫扎特的音乐里?为什么不是我?”萨利埃里诉苦道。其实,你我亦能感同身受。无论何时,萨利埃里这个永恒的问题都是无解的,我们唯有聆听,再聆听。

《上帝的宠儿》颠倒是非了吗?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刘秀红标签: 《上帝的宠儿》颠倒是非了吗?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毅然转身 争执
北京“铛铛车”旅游观光2线今日开通 巨型“大白”亮相街头
究竟谁是世界最大经济体?谁大谁知道 美国盟友为何“组团”示好亚投行?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