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文谈

艾瑞克·罗伯茨:命运坎坷的间谍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蓝翠娟 2015-08-05 17:40:20

艾瑞克·罗伯茨:命运坎坷的间谍

艾瑞克·罗伯茨及其妻子

他在伦敦开展的工作时一直笼罩在焦虑之中,在维也纳工作的一年也是如此。他的信件——从1969年起——讲述了他如何试图提醒同事注意苏联间谍但却产生了反作用的经历。

在试图发出警示之后,罗伯特知道自己已经被雪藏,遭怀疑甚至被监视了。

1956年,49岁的罗伯茨选择了早早退休。他已经将两个还是青少年的儿子送到了加拿大生活。他后来也带着妻子和小女儿克丽丝塔去了加拿大。他们向西一路横跨加拿大,尽力远离军情五处办公室的主义范围,最后在靠近温哥华的一个美丽之地,盐泉岛(Salt Spring Island)定居。

1968年秋,一辆车出现在他们低调的家的外面。罗伯特的家占地八英亩,坐落在岛上一个山丘的顶部,视野及其开阔。两位衣装革履的男人走到门前,其中一个是加拿大警官,另一个是英国人巴利·罗素·琼斯(Barry Russell Jones),军情五处的官员。

琼斯已经讲述过罗伯茨的秘密般的过往,特别是他战后在伦敦的那段时间。他来这里,是想问罗伯茨以前或者现在有没有怀疑过任何一个同事是苏联间谍。

1951年,双面间谍盖·伯吉斯(Guy Burgess)和唐纳德.麦克莱恩(Donald Maclean)飞往苏联,1963年基姆·菲尔比(Kim Philby)的叛逃使秘密情报行动大大不安起来。

搜捕双面间谍的行动仍在继续——即使军情五处已经私下认定安东尼·布兰特(Anthony Blunt )和约翰·凯恩克罗斯( John Cairncross)隶属于相同的间谍圈。

“截至1964年,军情五处已经确认了五个剑桥间谍的身份,伯吉斯,麦克莱恩,菲尔比,布兰特和凯恩克罗斯。”《秘密帝国》(Empire of Secrets)的作者考尔德·沃尔顿(Calder Walton)说道,“但是他们仍不能确定那五个人是否就是剑桥间谍圈(Cambridge Spy Ring )全部成员,也不确定他们是否找了人。”

“这是已经的未知与未知的未知同事存在的情况。直到奥列格·戈德尔维斯基(Oleg Gordievsky)叛逃,他们才确信他们真的找对了人。奥列格·戈德尔维斯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早期时的前克格勃(KGB)双面间谍。

分享到6.79K
编辑: 刘秀红标签: 艾瑞克·罗伯茨:命运坎坷的间谍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共和党的痤疮 恐怖侵袭
中国日报一周图片精选:6月27日-7月3日 3D打印服装高跟鞋亮相软博会
瑞士央行半年亏掉7%GDP:究竟谁是“元凶”? 群雄逐鹿的地图业务:诺基亚Here的“前世今生”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