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文谈

艾瑞克·罗伯茨:命运坎坷的间谍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蓝翠娟 2015-08-05 17:40:20

艾瑞克·罗伯茨:命运坎坷的间谍

在加拿大家里的艾瑞克

罗伯茨曾收到提醒说有人将会来访。他已经在一张纸上写好了一个名字“Tony”并且把纸放进一个信封。

他把信封交给了巴利·罗素·琼斯。后来罗伯茨写了一封信给他最初在1941年认为是“Tony”的一个外国特工——也试图提醒他注意其他人,单纯为了敌人相见做准备。罗伯茨最开始的时候就搞错了——他以为“Tonny”是一个战时为德国提供英国情报的纳粹特工。

军情五处后来告诉罗伯茨他对“Tony’的怀疑的是对的——几乎说的就是安东尼·布兰特。

没有任何东西记录了1968年秋在罗伯茨家进行的会面——但是它确实有被记录下来了,在琼斯后来写到那次会面非常有用的时候——那次会面却使军情五处前“天才”特工受到了创伤。

几个月后,罗伯茨写信给他在军情五处的一个老朋友:“他离开两天后,我很好。但是恐惧又再次袭来。没错,是恐惧。在我们会面的最后一分钟,巴利他的手指放在一个最脆弱的地方。他知道我所知道的。但我同时觉得他在怀疑我是苏联特工。”

那次会面使罗伯茨病倒了。

“我已经尽全力去忘记军情五处了。巴利又再次让我想了起来,而且它就像地狱在鞭笞着我。”

军情五处让罗伯茨将任何可能有用的东西写下来。他寄了一封长达14页打印纸的冗长杂乱的信给他的一个战时旧友哈里·李(Harry Lee)。

克里斯托弗·安德鲁教授(Prof Christopher Andrew)是《军情五处的官方历史》( the Official History of MI5)的作者。他说:“这是我见过的最不寻常的情报文件。文件长达十四页,这份文件将会使阴谋论者继续作乱十四年。它是事实和虚构的混合体。我的另一个想法是我对写这分文件的人深感抱歉。”

罗伯茨,这个曾经文法学校的学生,即使已经工作了17年,他依旧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得到军情五处长官的接纳。那些长官多数都上过牛津或者剑桥的公立学校迪克·怀特(Dick White)是军情五处的领导,任期从1953年到1956年。罗伯茨认为怀特曾试图“组织他进去这个影响相当高级的阵营。”但罗伯茨也有很多他信任的战时朋友,尤其是军情五处的副主任盖·利德尔(Guy Liddell)。

1947年,罗伯茨被借调到维也纳与军情六站秘密情报局( MI6, the 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共事。在出发之前,他和利德尔说了话。据罗伯茨回忆,利德尔警告他说秘密情报局“最高长官中有一个叛徒”。

罗伯茨抵达了电影《黑狱亡魂》(The Third Man)中的维也纳。在这个危险的城市中,繁忙的情报员来自四面八方。苏联和西方特工身份非常容易混在一起。然而,这是人们无法预知的,而且非常危险。

据罗伯茨的信件显示,他以作战特工的身份回归,冒充一个心怀不满的英国公务员,把一下低级无害的信息泄漏给一个叫耶利内克( Jellinek)的共产主义者。

分享到6.79K
编辑: 刘秀红标签: 艾瑞克·罗伯茨:命运坎坷的间谍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共和党的痤疮 恐怖侵袭
中国日报一周图片精选:6月27日-7月3日 3D打印服装高跟鞋亮相软博会
瑞士央行半年亏掉7%GDP:究竟谁是“元凶”? 群雄逐鹿的地图业务:诺基亚Here的“前世今生”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