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青年文化鼎盛之年

作者:爱新闻 万淑婷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1-07 16:56:39
分享

那是一个关于性,毒品和流行革命的时代,也是一个反对战争和城市中心暴动的时代。随着越来越多的成年人退居后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站在了时代的前沿。乔恩•萨维奇(Jon Savage)形容这一年是打破旧格局的一年。

1966年:青年文化鼎盛之年

服用麦角酸二乙基酰胺(LSD,一种强烈的半人工致幻剂)的洛杉矶青年在跳着舞,摄于1966年

1966年3月25日,美国迷幻摇滚乐队杰弗逊飞机(Jefferson Airplane)和神秘趋势(Mystery Trend)表演了“摇滚舞蹈的好处”来支持“越南日协会”(Vietnam Day Committee,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激进学生组成的反战组织)。只需花费1.5美元就能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蒙体育馆里举行的“和平之旅”。伯克利分校在1964年12月美国著名政治活动家马里奥•萨维奥(Mario Savio)发表名为“直面齿轮机”(put your bodies upon the gears)演讲后,就已成为美国激进主义,特别是抗议越南战争升级学生的中心。

这个活动是在体育馆举办的“和平摇滚”活动中的一个,这些活动巩固了伯克利政客和旧金山初期音乐中的波西米亚人之间的联系。其他参与的乐队还包括感恩而死乐队(the Grateful Dead)、伟大的社会乐队(the Great Society)和江湖郎中乐队(the Charlatans)。援引一段来自专栏作家拉尔夫•格里森(Ralph Gleason)对这其中一个表演的评价,他说这个城市是“处在又一个舞蹈狂潮的边缘”,而这“在这摇摆动荡的时代”到来后从未有过。显然这时候还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活动几周后开始出现了问题。《旧金山考察家报》(San Francisco Examiner)刊登了一篇对伯克利分校哈蒙体育馆内摇滚活动进行严厉批评的文章。“大麻散发出来的甜而辛辣的气味充斥整个场地,而且显然许多舞者都是吃了迷幻药的,”记者杰克•麦克道尔(Jack S McDowell)写道,“他们的性行为是不堪入目的。” 而这件事的起因是加州参议院委员会颁布了一份烧伤报告的附录,这被认为是所谓的共产主义对伯克利言论自由运动(Berkeley’s Free Speech Movement)进行渗透,更甚者把这总结为“污秽的洪流”。

1966年:青年文化鼎盛之年

在伯克利的越南日抗议游行者。

《旧金山考察家报》发文6天后,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在牛宫体育馆(the Cow Palace)内为他州长竞选发表了一次决定性的演讲。他称哈蒙体育馆是“伯克利道德裂口”的典型例子。在摇滚音乐会灯光照射下,充斥着摇滚、毒品和性。里根呼吁对“在校园内白日宣淫的行为”进行彻底的管制。他掷地有声地问:“以上帝之名,学术自由和暴乱、无序以及企图破坏大学建立的主要目的有任何关系吗?“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肮脏的演讲运动”和越南日协会,这里面的哪一样是值得用来教育年轻一代的?”

里根在1964年与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的总统竞选中初露锋芒,因为他把自己定位为重振共和党的名誉领袖。他一直频繁而有力地重申自己的定位:支持商业、反对陈规;支持自助(类似于“创造性社会”这一概念),反对国家政府介入;支持饱受磨难的中年人,反对聚集在伯克利分校的共产主义者和反对战争者。

对于里根针对哈蒙体育馆音乐会提出的主张,他的传记作者罗伯特•达莱克(Robert Dallek)认为那是“言过其实”。不过那些人确是深陷在这样一种感觉当中:换句话说,也就是出现了初期迷幻的临床症状,许多成年人都确信大众文化的自由,对林登•约翰逊总统的“伟大社会”说法无法自拔。不仅仅是性和毒品,还有反战抗议和城市内部暴乱。情况变得越来越快。那是急需制动的时刻,而里根就是那个最显而易见的能让他们进行反击的人。

20世纪60年代民间还停留在流行文化黄金时代的记忆里,1966年在英国是值得载入史册的一年,伦敦处在摇摆活跃状态,还把世界杯冠军揽入怀中。《阳光午后》(Sunny Afternoon)、《我一直都在》(Reach Out I’ll Be There)、《共鸣》(Good Vibrations)和《城市夏天》(Summer in the City),这一时期涌现出的大量流行艺术作品都是不朽的,它们不会因廉价贩卖和大量复制而失去光辉。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