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诗人接管世界?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8-15 17:08:10
分享

如果诗歌只是让你想到闷热的教室和不可参透的诗句,那你是否要重新考虑一下呢?跟着霍莉·威廉姆斯来看着女诗人们是怎样改变诗歌的艺术形式的吧。

女诗人接管世界?

诗歌,这个词是否让你想到了堆在满是尘埃的书架上的那些难懂的大部头,一本正经喝着白葡萄酒读着书的那种人,还是会让你想起漫长难过的做家庭作业的过程?其实不应该是这样的。诗歌现在在互联网上很走红:引爆Instagram,Spotify上有人收听,Twitter上有人分享, YouTube上到处都是有关诗歌的视频。

忘记诗歌的高冷和费解,现在的诗人笔下到处都是流行文化,涉及政治,也包括一些有吸引力的内容。新一代的作家写出了惊艳的畅销书,赢得了最有声望的奖项,并在格拉斯顿伯里当代表演艺术节的舞台上大放异彩。哦,他们中大多数可都是女性。

贝拉米奇纳(Greta Bellamacina)经营着自己的出版社,新河出版社(New River Press),并策划了一本名为《涂鸦》(Smear)的女性诗歌书集。她说:“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诗歌时代,特别是对于女性来说。因为互联网,人们可以自行发布自己的作品,让读者决定是否喜欢,特别是女性可以自由地写下她们以前不会写的内容。 我被一群令人难以置信的女诗人包围着。”

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社区,通过几位诗人的例子,我可以向大家证明,社交媒体可以轻松地把世界联系起来。这一平台为诗歌找到了大量爱好者。 美国作家麦基史密斯(Maggie Smith)的《好骨头》,是一本关于如何与孩子谈论这个世界上的暴行的诗集,每次有恐怖袭击发生后就会卖得很好。 Brit Hollie McNish刚刚获得了久负盛名的泰德•休斯诗歌奖,在这之前,她在YouTube上传的关于母乳喂养和移民的诗歌播放量已经超过了200万次。

“Ins诗人”在Instagram上圈粉无数,这一现象也轰动了出版界:印度裔加拿大诗人Rupi Kaur和柬埔寨裔新西兰诗人Lang Leav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的排名都上升了。 索马里裔英国作家Warsan Shire成为全球知名人士,只因碧昂丝的专辑《柠檬特调》用了其中一个片段。 而伦敦诗人兼说唱歌手凯特•坦皮斯特(Kate Tempest)最近上了头条,因为她在格拉斯顿伯里当代表演艺术节上用激烈的长篇演说反对特蕾莎·梅,并表达了对政治的仇视。

英国诗人萨莱纳•戈登(Salena Godden)认为本土作品现在十分流行,他表示:“现在这样一个全球性的诗人社区,我们可以像无边界那般携起手来,也可以行遍全国。”他还说: “现在改变了很多,尤其是在过去两年的时间 里。人们开始写作,开始倾听所有与政治有关的事情。 写诗是一种革命性的行为。这就像全世界在举行一场葬礼,让谁在葬礼上写作?诗人”。

通过融合政治、流行文化、女性主义和女性经验, 再利用新手段把这些诗读出来,诗歌就会同时吸引新的年轻观众和新的年轻作家群体。

戈登说:“观众发生了很大变化,我认为参与者也改变了, 有更多的诗人,更多的女性诗人,更多的女性主义诗人参与其中,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更多的斗争在继续。”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