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朗特三姐妹的秘密

作者:爱新闻 陈月华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7-29 16:16:59
分享

 

勃朗特三姐妹的秘密

勃朗特家的学校自始至终都没有开成。夏洛蒂转而着手编写她第一本计划出版的小说。那位老师、在布鲁塞尔那段不为人知的(也是错误的)生活,在她有生之年并未出现在任何印刷作品里。但是在她的下一部小说《简·爱》和她最后一部小说《维莱特》(Villette)里,她的工作经历起了不小作用。她抒发了自己对家庭女教师地位受到贬低的愤慨。她谴责了女性在外出打拼谋生时处于弱势地位并受到孤立的事实。此外,她还毫无保留地表达了对黑格尔的情感,赋予了小说电磁般的感染力。

在桑菲尔德庄园,简·爱的身份有时看似平等,有时似乎又只是个儿童看护者,这让她的角色模棱两可,也让她同时成为上等社会和服务阶层的敏锐观察者。通过《维莱特》里那个在比利时一所女子学校教书、爱上了老师的孤儿露西·斯诺(Lucy Snowe)这一人物形象,我们不难理解让当雇佣者开始设计对付受雇者,让工作变了味儿意味着什么。简和露西都努力与诱惑她们的上级划清界限,他们总是不断跨越职业界限,有时出于善意,有时只是为非作歹。总之,如果夏洛蒂每年有300英镑的收入,她绝对不会坦白地描写出中产阶级女性的工作条件来吓唬我们,也绝不会启发我们当中像她一样靠自己谋生的人。

在她们的小说中,勃朗特姐妹不仅仔细审视了给予她们工钱的单调乏味的工作,还提及了一些没有报酬的差事。在《勃朗特家的储物柜》一书中,黛博拉·鲁兹(Deborah Lutz)让我们注意三姐妹的生活和小说里出现的19世纪冗杂的家务活儿。尤其是针线活,真够妇女们忙活一整天的。当第一个女主人要求她照看孩子,还要负责给布娃娃做衣服、缝补床单时,夏洛蒂愤愤不平。在夏洛蒂的小说《雪莉》(Shirley)里,卡罗林·赫尔斯通(Caroline Helstone)整天被刺绣和缝补袜子的家务弄得疲惫不堪。然而,这些缝缝补补的活儿也让勃朗特的人物们有借口琢磨自己的心事,而免于被指责懒散。作为一名家庭女教师,当简·爱想要观察、不愿讲话时,她便用缝补差事打掩护。安妮的《艾格尼斯·格雷》(Agnes Grey)一书的主角就是一位女家庭教师,她最开心的时刻就是跟姐妹们在屋子里的炉火旁缝补衣物。勃朗特姐妹也喜欢聚在一起,边做针线活儿边像她们小时候那样谈论写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