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游戏助力二战大捷?

当时的英国政府从希特勒的《我的奋斗》里得到了哪些启发?对于希特勒书中的思想,他们又是怎样处理的呢?

艾玛·沃特森在伦敦地铁“丢书”

《哈利·波特》中的演员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在伦敦地铁的不同地方都留下了玛雅·安吉洛的回忆录《妈妈和我 我和妈妈》(Mom & Me & Mom)。

我们为什么对海怪着迷?

海怪是传说中的生物——它们不仅潜伏在深海中,还隐藏在我们内心的黑暗角落。玛丽·科尔威尔(Mary Colwell)提出疑问:是什么让我们被这些生物吸引?

《与一千名学生一起上学》:作家化身代课教师,窥探教育的秘密

尼克尔森·贝克(Nicholson Baker)在教室中隐匿了自己的作家身份,由此写就的这本书带来了我们需要了解的一些教育信息。

为何长久看同一个字会感觉它不像一个字?

在若松夫人身亡的办公室里,电脑屏幕上显示着50多种各种字体、颜色与大小的“若”字,电脑前的合同上她的签名只签了一半,钢笔的笔帽还没有合上。

叶芝: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

叶芝出生距今已有一个半世纪,但他仍在塑造着英语。他对现代作家的影响可与莎士比亚(Shakespeare)相提并论。

《圣经》在艺术界已过气?

《圣经》很受捧吗?其实不然——至少在艺术领域不然。

德国最大的恐怖城堡

弗兰肯斯坦城堡,这座长久以来总令人联想到魔鬼与科学怪人的阴森废墟,乃是德国最大的万圣狂欢圣地。

梵高割耳新说

那是1888年平安夜前夕,法国阿尔勒一个周日的晚上。在那个寒冷的夜晚,梵高拿起小型镜台上的剃刀,割掉了自己的左耳。

数字化时代来袭,纸张会消亡吗?

许多人的无纸化办公梦想还未实现,包括我在内。

《在父亲的庇护下》:奥森·威尔斯之女谈父亲

说得婉转些,奥森·威尔斯(Orson Welles)是个多面人,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的性格几乎是相互矛盾的。

书评:拯救纽约的书呆子

底特律的破产——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府破产申请——提出了一些有关地方政府的假设。

《未停歇的都市:纽约市地图》节选:女性之城

如果纽约市地铁路线图向这座城市的一些伟大女性致敬,你觉得怎样?

书评:《迷失的帝国:后乔布斯时代的苹果》

究竟有没有一个公司比苹果公司的检查更彻底冗长?

茫茫藻海,《简·爱》不再

《茫茫藻海》(Wide Sargasso Sea)的作者写了夏洛特·勃朗蒂《简·爱》的前篇,很有意思地复盘了阁楼上疯女人的故事。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