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2015戛纳电影节:高跟鞋是女权主义的阿克琉斯之踵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李雪晴 2015-05-22 16:41:51
2015戛纳电影节:高跟鞋是女权主义的阿克琉斯之踵

导读:虽然性别平等取得了巨大进步,但高跟鞋仍旧是女权主义的阿克琉斯之踵,是其致命的弱点。

据《国际商务时报》(IB Times)网站5月20日报道,在2015戛纳电影节上,有女性因未穿高跟鞋而被拒之门外。

穿一双不舒服的鞋子本就不合理。踩在六英寸(约15厘米)的高跟鞋上,绷紧的双脚几乎与地面垂直,脚趾挤在狭小的鞋尖里,脚跟磨出水泡,青筋暴起的脚面好像是脚上缠满电线。而今,穿高跟鞋已经成为金科玉律,选择权早已不在我们手中。

戛纳电影节在女权方面从来称不上进步,虽然今年很多入围电影是以女权作为主题的。今年是28年以来戛纳电影节第一次以女性导演的电影作为开幕影片(译者注:法国女导演艾玛纽尔-贝克特(Emmanuelle Bercot)执导的《昂首挺胸(La tête haute)》)。然而,在另一场电影首映之前,没有穿高跟鞋的女性却被拒之门外。

2015年戛纳电影节本应该是关注女性问题和女性电影工作者的女性之年。2012年,戛纳电影节的最高荣誉金棕榈奖没有一位女性获得提名,对女性的关注跌至低谷,而2015年,阿涅斯·瓦尔达(Agnes Varda)获得荣誉金棕榈奖,此奖项以往只颁发给伍迪·艾伦(Woody Allen),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和贝纳尔多·贝托鲁奇(Bernardo Bertolucci)。但这一不寻常的成就这却险些因为一场高跟鞋风波而被盖住了光芒。

《卡萝尔》(Carol)是以女同性恋为题材的电影,因女性居多的演员阵容和制片团队而闻名。而在其戛纳电影节的首映式上,女性出席者因为没有穿高跟鞋而被入口的安保人员拦截在外,禁止入场。英国《电讯报》(the Telegraph)更是曝出了左脚局部截肢的女制片人因为没有穿高跟鞋而被拦截在门外的消息——即便她的大脚趾和左脚局部截肢。

21世纪,女性已经冲破原先看似不可逾越的藩篱,打破职业上的无形壁垒。然而今天我们却仍在为我们在国际电影节上能穿什么、不能穿什么而抗争,而创造力和自由表达却是这个电影节的根基所在。

成功的女演员,女制片人和导演在男权主导的电影行业中披荆斩棘,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而她们却不得不踩在高跟鞋上蹒跚而行,踉踉跄跄。这实在荒唐。

男女平权的进步并不如我们预想中的乐观。儿童作家温迪·康斯坦丝(Wendy Constance)在20世纪70年代参加过戛纳电影节,她在推特上称戛纳电影节从来没有体现过性别平等。“1971年刚参加工作时,我要求电影节取消不允许女性着裤装的规定。44年后,仍旧如此。”她写道。

为什么高跟鞋会引起如此轩然大波?因为它象征着性,高跟鞋是女性和优雅的象征,说到底,就是柔顺和服从。对于一些女权主义者来说,穿高跟鞋的女性无法得到重视。正如Sandi Toksvig在选集《五十度女权主义》(Fifty Shades Of Feminism)中写道:女性“永远无法和男性站在同一水平线上对话……毫不夸张,她们不能为自己发声。”

是否穿高跟鞋是女性个人的权利,或者说这应该是她们的权利。对有些女性来讲,高跟鞋散发着自信的魅力,欲望都市里凯莉·布拉德肖(Carrie Bradshaw)一行人脚踩高跟鞋阔步走在纽约街头,这使高跟鞋魅力非凡,将其与财富和成功这些诱人的字眼联系起来。

长久以来,人们对女性的评价并不根据她们个性,能力和成就,而是根据女性腿的长度和鞋跟的高度。因此,人们将高跟鞋看作是自信和权利的象征。女性通过改变自己的身体来提升自己的地位——使双腿更修长健美,胸部和臀部更加丰满迷人,让自己更具女性魅力。

虽然性别平等取得了巨大进步,但高跟鞋仍旧是女权主义的阿克琉斯之踵,是其致命的弱点。即便是数次刊文报道职业女性的最“左”的报纸,也在质疑是否将脚趾挤在尖头高跟鞋里就会使女性自信满满。可以肯定的是,步履蹒跚,受伤流血的双脚确实毫无自信可言。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和为贵 海星之死
中国日报一周图片精选:5月16日—22日 江西:搜救犬“比武大会”
全球金融潜规则曝光:六大跨国银行被罚58亿美元 沙特拒绝中国购买原油是为满足自身需求?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