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萍:十年后重返央视 主持《等着我》

就在央视名嘴们纷纷告别的时候,最早退出央视荧屏的主持界一姐倪萍,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回归,以55岁“高龄”站上了央视大型公益节目《等着我》的舞台。

袁姗姗:主动弃演小龙女 演了会被骂死

在这之前,没有哪个演员受到过摧枯拉朽之势的倒戈,而袁姗姗就成为了这样一个不太光彩排行榜的开创者。起步晚经验少,毕业半年内袁姗姗跑了三十几个剧组,却只零散演了几部戏的丫鬟角色。

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以学生发展为立足

中国日报记者就国际合作办学、遇到的困难、国际化上的差距以及高考选拔机制问题对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进行了专访。

[独家]画家陶冬冬:艺术的使命在于启迪心灵

2014年4月12日,中国当代艺术家陶冬冬名为“陶冬冬 2014-春”的画展在798锦画廊开幕。展览由五龙壁文化传媒公司策划,展出了画家的多幅作品,包括“云裳花容”和“浴火”系列,以及《青蛇》、《天堂玫瑰》等作品。

周迅:安心走我路,不问江湖事

为了工作从下午到晚上,周迅一直没时间吃东西,后来的采访,便从前一天的工作谈起。谈状态、情感、对演戏的理解,一个全方位的圈里圈外的周迅。

“学霸”张震:只因怕倒退

不管明星出轨、婚姻告急那些事把娱乐圈搅得多闹腾,不管老百姓的娱乐精神多么高涨,八卦娱乐长存的此圈,总有一些人静心在做着另外的事———那些人,比如张震;那些另外的事,比如学习。

吴秀波:在谋生与自由间徘徊

最近为了拍广告,吴秀波把蓄了不少时间的胡子刮掉,外表显得年轻很多,但依然脱不了一贯的“大叔”气质。“我挺喜欢自己胡茬满脸的形象。”他说。

柏林电影节华人影帝廖凡:勇于冒险

柏林银熊奖得主廖凡以戏路广闻名,但其性格演员的身份最为人们熟知。廖凡能够胜任任何交给他的角色,即使在柏林获奖后他也不打算就此止步,而是继续踏上征途。廖凡是个冒险家,他曾在银屏及舞台上出演了超过50个角色,因此很难为他的事业找到某种套路。

果静林:艺术电影有它存在的必要

专访果静林:艺术电影有它存在的必要

金秀贤:最难忘与全智贤暂停时间之吻

金秀贤:是否是抄袭不是我能判断的事情,不过当时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很为编剧担心,因为撰写剧本本来就是很辛苦的事情。金秀贤:哈哈哈,我觉得很多人的脸都很小啊,总之因为长相能有今天,我要说“妈妈,真是太谢谢你了。

郭涛:不用石头拍戏挣钱

许是邋里邋遢的角色演太多,印象中的郭涛,就像《疯狂的石头》里那个捂着皮夹克,顶头乱发,叼根烟,为前列腺炎发愁的中年糙老爷们儿。

王志文:不介意老夫少妻

《大丈夫》里的欧阳剑49岁,扮演者王志文48岁了,欧阳剑爱上了比自己小近20岁的姑娘,王太太则比王志文小8岁,这样的设定,大约也称得上“本色出演”了。

满文军复出:吸毒事件是后半生的警钟

2月21日,沉寂5年之久的歌手满文军以补位的身份亮相《我是歌手》第二季。直到近段时间,满文军才通过《我是歌手》《中国音超》《军歌嘹亮》等节目宣告复出。天气果然是个极易拉近距离的话题,穿着白色T恤衫,坐在我对面的满文军,很快就打开了话匣子。

金星谈杨丽萍:她是神坛 不适合跟我较真儿

导读:著名舞蹈家金星1998年离开北京后,在上海成立“金星舞蹈团”。金星:我这次回北京演出不是要有什么轰轰烈烈一鸣惊人的举动,就是一个舞蹈团有了自己的作品,按部就班搞了创作,来到北京演出。

柏林首位华人影帝廖凡:坚持的意义(图)

廖凡是一张熟脸。媒体提起他,都省事地加上定语“硬汉”,但没有人可以一直硬着。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